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125章

作者:李无敌

“得了吧,我有票,买个新的就行了。”

“我也不废话了,一会见。”

冯睿也没跟许大茂废话什么。

说完便直接转身离开后院。

“冯睿,这么高兴,你出去买啥了?”

岳绮罗正在厨房里头煮饭。

乍一见到房门被推开。

冯睿手里还拿着一只老母鸡,她不由得眼睛一亮,对冯睿笑道。

“我这手里不是有一张收音机票吗?”

“正好我闲着没事就把手里的那张收音机票拿去供销社里兑换了。”

“另外刚才回中院的时候,许大茂那家伙找我有事,想让我给他看一下病。”

“给我送了一只老母鸡,你把这只老母鸡给炖了,我去一下许大茂家再回来。”

冯睿将老母鸡递给岳绮罗。

岳绮罗闻言。

顿时有些惊讶,“冯睿,你还会医术?”

“咋我之前不知道?”

她也是愣住了,毕竟根本就没有见过冯睿施展医术。

这家伙啥时候会的?

“以前跟老中医师傅学过一些,不是一直没有施展的机会嘛,许大茂愿意让我给他看一下病情。”

“我正好就给他看一下了。”

听到冯睿这么解释,岳绮罗是真的无语了。

还真是一个敢给看。

一个敢看。

将老母鸡给了岳绮罗,让岳绮罗炖鸡汤。

冯睿走出厨房。

他正好(bdde)看到秦淮如还有秦淮如的妹妹以及傻柱他们三人回到中院。

乍一见到冯睿。

秦京如下意识的想要跟冯睿打招呼。

却是被秦淮如狠狠的瞪了一眼。

吓得根本就不敢说话。

“哼。”

傻柱冷哼了一声,也不知道这货心里不爽还是怎么。

看到冯睿就仿佛死了爹妈一样。

冯睿懒得搭理这家伙。

他直接转身就向后院许大茂家的方向而去。

“狗杂种,他妈甩什么角色,你以为你他妈的是老几啊。”

“艹,别栽到老子手里,不然要你好看。”

“行了,你也别在那里骂人了,赶紧去做饭吧,槐花和小当她们估计这会已经肚子饿了。”

秦淮如没好气的瞪了傻柱一眼。

傻柱闻言。

顿时跟孙子一样,对秦淮如笑道,“得嘞,秦姐,我马上就去。”

“姐,这傻柱跟你啥关系啊?你真要把他介绍给我认识?”

秦京如这会终于忍不住了。

她看着秦淮如,怎么看秦淮如,怎么就觉得她才是跟傻柱最般配。

秦淮如见状,没好气道,“我还指望着你们能成,到时候我这个姐也能沾你们的光,我肯定介绍他给你认识啊。”

秦京如闻言。

她眉头一蹙。

自己这个姐姐让人不省心。

她又怎么不清楚,如果真嫁给傻柱。

按照秦京如的性子,她绝对第一个让傻柱跟秦淮如断绝来往。

甚至最后她跟秦淮如也老死不相往来。

另外一边。

街道办。

一座两进的四合院院内。

“太太,这就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了,你可是不清楚这个冯睿,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了。”

“秦淮如的婆婆贾张氏还有棒梗现在是出不来了。”

“按照执法所那边的话来说,贾张氏还有一个星期才能出来,至于棒梗,估计要观察一阵子。”

“这棒梗是彻底没辙了,以后人生履历上也会留下一个污点...”

院子里。

藤椅上。

聋老太太正手拿着拐杖躺在藤椅上。

当听完易中海给她说的院里头的事。

聋老太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甚至当易中海说到许大茂跟傻柱拼命,结果最后把房子赔给许大茂。

而何雨水因为她哥哥不给她学费,让街道办王主任做主持。

将房子重新要了回去。

傻柱现在无家可归之际。

聋老太太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愤怒。

她没好气的抬起手中的拐杖。

直接一拐杖就抽打在易中海的后背上。

“太太,你这是干嘛?”

易中海吃疼,他从地面上窜了起来。

有些不解聋老太为何如此生气。

聋老太却没好气的瞪着易中海,破口大骂,“我打死你这个易中海,你这个没用的东西。”

“我打死你,让你将傻柱的房子赔给许大茂。”

“我让你赔给许大茂,让我家柱子无家可归。”

“太太,老易他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果傻柱不把房子赔给许大茂,那许大茂就去报警。”

“到时候傻柱就被抓进执法所,老易也是为了傻柱考虑,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做?”

易大妈见聋老太如此激动。

她赶忙上前安慰聋老太。

聋老太却是没好气的抬起拐杖,又在易中海的腿上抽了一下。

易中海满头黑线。

心里真的无语至极。

但是聋老太身体已经衰老,年纪又大。

他愣是拿聋老太没辙。

只能任由聋老太抽他,心里却是将冯睿这杂种骂了无数遍。

真他妈憋屈.

086.他傻柱就是傻子,秦淮如心机很重!【11/15求自订】

“是啊,老太太,您听我说,我确实也不是故意的。”

“冯大海家那个杂种,这杂种简直就是欠收拾,这件事就是他在背后指使许大茂做的。”

易中海一提到冯睿,他脸色有些难看。

聋老太太听到~冯睿的名字。

这会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她冷哼道,“这个冯大海家的杂种,简直就是要把咱们这个院子整得鸡-飞狗跳。”

“现在是越来越放肆了。”

“这件事说到底就是这杂种给弄的,但傻柱也是傻,如果不是他当年把许大茂给打了,让人许大茂抓了把柄,那房子怎么可能会赔给傻柱?”

说到这里。

聋老太太脸色无比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