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170章

作者:李无敌

三大爷正准备抱着几本书,骑上自己的自行车前往红星小学教书。

乍一见到傻柱,三大爷的脸色瞬间就有些不自然谷。

但还是装模作样的跟傻柱打招呼道.

010.贾张氏:让我家淮如跟你相亲!【5/15求自订】

“三大爷,我找你正好有事。”

“我想问你一下,刚才冉秋叶老师是不是来过了?”

“为啥我听供销社那边的销售人员跟我说。”

“人老师刚过来这边找我,然后来你家跟你聊了几句之后就回去了,这是怎么回事?”

三大爷阎富贵也没想到。

傻柱一回来,竟然直接问自己关于冉秋叶的事。

他顿时脸色有些惊愕。

他自然不会告诉傻柱,他刚才把冉秋叶介绍给自己儿子阎解成的事。

尴尬道,“傻柱啊,你正好回来,我跟你说,冉秋叶老师刚过来我家找我了,我也不清楚咋回事,这冉老师一过来就直接跟我说,不跟你相亲了,现在人家这会回去了。”

“不相亲了?”

傻柱闻言。

顿时有些傻眼。

“三大爷,合着这次相亲我连人家冉老师的面都没有见到,你就跟我说人家冉老师不相亲了,我送给你的好处费,你一点人事也不干了是吧?”

傻柱脸色非常阴沉。

阎阜贵见傻柱这会生气。

他不由得赶紧安慰道,“傻柱啊,这次的事情,其实三大爷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你说会不会是冯睿那小子干的?”

“上一次,娄小娥跟许大茂相亲失败,就跟冯睿那小子有问题。”

“所以呀,要三大爷说,我觉得这冉老师之所以过来我家跟我说不跟你相亲的。”

“多半是冉老师已经跟那冯睿那个杂种见过面了,所以他才会跑过来跟我说不跟你相亲了。”

听到阎富贵这么说,傻柱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直到最后他咬牙切齿道,“冯睿,这他妈的狗杂680种,简直就是跟老子没完没了,老子要是不搞死他,老子就不是何雨柱。”

看到傻柱终于把仇恨重新放到冯睿身上。

三大爷阎阜贵心里骂了一句,“傻柱这个傻逼。”

但表面还是替傻柱感到义愤填膺。

“所以要三大爷说啊,这个冯睿简直就是太不像话啦!”

“三大爷像不像话?我现在没有心情理会,这次的事算是已经黄了。

我送给你的那些山货,你是不是应该都还给我?”

傻柱的相亲黄了,自然也不可能将自己的东西送给阎阜贵。

他这恬不知耻的直接跟阎阜贵要回自己的东西。

阎阜贵一听傻柱,竟然要跟自己拿回昨天送给自己的那些山货。

他顿时脸色铁青,没好气的瞪了傻柱一眼,骂道,“傻柱,你这就有些太不地道了吧?好歹我东西送给你了,你这还有往回拿的道理吗?”

“三大爷你这次没给我介绍成功,你还想拿这个好处费,这就有点太不地道了吧?”

“再说了你之前怎么跟我说的?这次的事情你跟我打包票说介绍冉老师给我认识。

可是现在人家冉老师都已经回去了,你说这怎么回事?”

被傻柱这么一说,阎阜贵的脸色顿时有些尴尬起来。

他确实在昨天的时候跟傻柱信誓旦旦的吹嘘了自己。

一定会将冉老师介绍给傻柱。

但是他也没有想到,冉老师来这边后,也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

莫名其妙的(bdde)就跟自己说,不跟傻柱相亲了。

他阎阜贵,号称算计不到穷的人,他自然也不可能将傻柱送的东西还给傻柱。

傻柱看到三大爷这一副支支吾吾的样子。

他就知道阎阜贵肯定是不会将东西还给自己。

冷哼了一声,黑着脸直接就回家了。

“这个棒槌,老子还就不信治不了你了。”

看着傻柱离去的方向。

三大爷鄙夷的哼了一声,他也没有去想那么多。

“他妈的,狗日的闫富贵,你给老子等着。”

“还有冯睿,你这个杂种,老子迟早收拾你。”

傻柱,这会正因为相亲失败的事情耿耿于怀,把冯睿给记恨上了。

但是冯睿还不知道自己无形中躺枪了。

当他从轧钢厂下班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左右。

他推着自行车回到四合院,刚迈步走进前院。

就看到三大爷阎阜贵,这回正坐在前院的石墩上。

“三大爷今天竟然放学那么早了啊。”

三大爷阎阜贵,原本心里就有鬼,这回看到冯睿竟然跟她打招呼。

他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上次冯睿坑了他四十二块钱的事,他还耿耿于怀,这回自然不会给冯瑞好脸色看。

见阎阜贵这老家伙竟然给自己甩脸色,冯睿冷哼了一声。

也懒得去理会他,直接推着自己的自行车,转身回到中院。

看着冯睿离去的背影。

三大爷阎阜贵冷哼了一声,朝地上啐了一口,骂了一句,“狗东西,一会让你跟傻柱两个人狗咬狗。

敢算计老子,老子迟早把你算计到,连裤衩都没有。”

他这会正为自己的英明感到非常得意。

当然,冯睿也不清楚傻柱和闫富贵两人对自己已经给记恨上。

但即便知道他也无所谓。

刚来到中院,他就看到傻柱。

傻柱这会似乎也看到了正回家的冯睿,眉头一皱。

他冷哼了一声,直接走进聋老太太的房间,把房门给关上。

也没有跟冯睿说什么,看到这家伙跟吃了火药一样的黑炭脸。

冯睿也没有去理他,心里冷笑。

如果傻柱知道秦淮茹今天下午在轧钢厂被厂领导叫去开会议的事。

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但是傻猪怎么想?

这就不关他的事了。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呀?”

冯睿刚将自行车放在自己家门口,便见自己家的房门被推开,岳琦罗正站在家门口。

“今天本来厂里还有一些技术问题要进行交流的,但由于第一车间那边出了一些事,所以我就提前回来了,反正也没有什么事嘛。”

冯睿压低的声音,将今天在第一车间,秦淮茹和易忠海他们跟杨大锤之间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岳绮罗听完,顿时脸色有些怪异。

“没想到这个女人的生活竟然那么不检点,都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在厂里竟然还别人有那些关系,真是恶心。”

岳绮罗感觉有些恶心。

冯睿闻言,他也是叹了一口气,“是啊,没想到这个女人生活上竟然那么不检点。”

“以前的时候我也只以为他是为了生活,所以才嫌贫爱富跟我分手,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

“她是这么一个不检点的女人,这件事马主任已经上报给厂领导,我估计这秦淮茹的工作肯定是保不住了。”

冯睿回头看了一眼贾家的方向,岳绮罗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算了,这些事反正也不关咱们的事,今天我去朝阳菜市场那边买了一些菜。

你现在怀孕了,做菜之类的事,今天就我来做吧。”

“那有点不好吧,女人本来就是要做家务的,您让你一个男人做家务怎么行呢?”

“这有什么,你是我老婆,我做饭给你吃,那是天经地义。”

看到岳绮罗还在这边为自己考虑,冯睿有些没好气的揉了一下岳绮罗的脑袋,笑骂道。

“那行,今天就你来做饭吧,我一会负责吃就行了。”

岳琦罗嘻嘻一笑。

“傻丫头。”

见岳绮罗这么乖巧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