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174章

作者:李无敌

他气急败坏的看着冯睿。

没好气道。

“是啊,冯睿,你这就太不地道了吧,你偷什么都可以,但是你偷我们家的车轱辘,那就是你的不对。”

三大妈和她那几个儿子也开口。

满院子的人纷纷看向冯睿,带着指责。

易中海脸色阴沉。

他哼道,“要我说,这偷车就是一种不好的行为,冯睿,你小子这次太过分了,你竟然偷院里头三大爷家的车轱辘,就算你想报复三大爷,你也不至于这样,你这人的思想简直就是有问题。”

这会,贾家的房门打开。

贾张氏还有秦淮如以及小当槐花她们听到动静也是走了出来。

当看到易大爷说冯睿偷东西。

贾张氏顿时就得意了起来。

没好气的阴阳怪气道,“我就说了吧,我上次偷东西是被冤枉的,指不定人家就是贼喊捉贼,现在好了,偷了东西...”

贾张氏话还没落下. ...

她却是瞬间感觉浑身一阵冰凉。

看向冯睿身后的岳绮罗。

岳绮罗这会目光正冰冷的看着她,吓得她瞬间屁都不敢放一个。

她脸色有些难看。

“凭啥就是我们家偷的东西,你们无缘无故冤枉我家冯睿,还有脸了?”

“要这么说来,我家也丢了一个车轱辘,这找谁算账去?”

岳绮罗怒道。

冯睿这会也将自己那辆被卸了轮胎的二八大杠给抬到众人的面前。

就放在三大爷他们几人面前。

当三大爷他们看到冯睿家的车轱辘竟然也被别人卸掉一个的时候。

众人面面相觑。

整个院子瞬间也安静了下来。

没有哪个贼会傻到把自己的车轱辘也卸掉。

这脑子绝对有坑。

“天杀的,二大爷,三大爷,你们一定要给我做主啊,我家的车轱辘也不知道被哪个天杀的杂种,给偷了。”

“你们都看看,都看看这算的啥事。”

“要我说,必须报警。”

许大茂和他爸妈以及秦京如几人来到中院。

将自己家那辆厂里配送的自行车给放在中院。

当看到许大茂家的车轱辘同样也是被别人给卸掉几个的时候。

众人嘴角疯狂抽搐了一下。

二大爷这会说道。

“看来这是一起连环作案,偷窃的偷窃贼不仅仅偷了一家的东西,还连带着阎老三,许大茂还有冯睿他们家的车轱辘都被偷了。”

“由此可见,这起案件的事情更加不简单。”

“这不排除有两个可能,一个就是蓄意报复,第二个就是其他院子的人偷的车轱辘,但是我觉得偷窃的贼,咱们院里头的人可能性最大。”

傻柱这会蹦哒了出来,他嚷嚷道,“是啊,我觉得二大爷说得没错,不过我觉得很有可能的就是贼喊捉贼,这车轱辘被偷,指定是有人3.4自己把自己的车轱辘给卸掉,然后嫁祸给自己的仇人呢?”

听到傻柱这话。

冯睿眼中闪过狠戾,他心中冷笑。

狗东西,敢整老子。

行啊,这次不把你给坑死,老子看你怎么做人。

三大爷闻言,他顿时有些气急败坏。

没好气的对傻柱道,“傻柱,你这话说的就有点太不地道了吧?我家的车轱辘都被人偷了,你还在这里说闲话。”

“合着,你觉得我会把我自己家的车轱辘给卸了,然后嫁祸给他人,我好歹也是院里头的三大爷?而且还是红星小学的老师。”

“我如果这么做的话,那我就是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是那种人吗?真是的。”

傻柱闻言,他顿时嘿嘿一笑,“三大爷,我当然知道您肯定不是那种人,但是别人说不定就是那种人了?你说对吧?”

说到这里,傻柱向冯睿这边看了过来。

院里头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冯睿。

以及许大茂两人。

阎阜贵是没有怀疑的可能。

但是现在不排除的就是许大茂还有冯瑞两人。

这两人肯定是有猫腻的.

013.直接报警,抓捕修车摊老板!【8/15求自订】

“傻柱,你他娘的嘴巴给老子放干净点。”

合着,老子家的自行车被偷的,你就在这里给老子说大话,敢情我还会偷自己家的车轱辘不成?”

许大茂指着傻柱破口大骂。

傻柱闻言,他却是不屑的扫了许大茂一眼。

“许大茂,我也没有说是你做的对不对?你这话可不能乱说。”

许大茂闻言,又急又气,但是一时间又想不出什么办法。

“你们这是?”

就在众人正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声音。

冯锐不由的神色一动。

来人正不是冉秋叶又会是谁?

她这会正推着自行车,来到中院,当看到中院聚集了一大堆人。

她顿时有些疑惑。

“冉老师,你怎么来了?”

秦淮如看到冉秋叶来了,有些疑惑。

“棒梗妈,我忘了给你拿一些棒梗上学的书过来,我想让你把书有空送去少管所来着,你们这是?”

冉秋叶说明来意。

她目光扫过众人。

当看到站在人群中的冯睿时,她顿时眼中带着欣喜之色。

很快又看到站在冯睿身旁的岳绮罗。

以及看到岳绮罗小腹微微隆起。

和冯睿挨得很近的样子。

那种亲密,瞬间让她心里咯噔了一下。

只觉有种不好的预感。

“冉老师,你这车轱辘...”

三大爷也没想到冉秋叶昨天走了,今天一大清早就过来。

他原本还想跟冉秋叶聊几句。

但是马上就注意到冉秋叶推着的自行车的车轱辘。

13

好嘛。

这不是自己家丢失的那个车轱辘又是谁的车轱辘?

三大爷瞬间心里就大怒了。

他有些气急败坏。

“阎老师?原来你那么厉害,还会修车啊?”

“我今天一大清早,那个车不是在外面坏了吗,所以我就寻思着去修理一下,然后人家修车摊的老板就给我换了这个车轱辘了。”

“阎老师,这有啥问题吗?”

阎阜贵没好气道,“冉老师,这车轱辘是我那辆自行车的车轱辘。”

冉秋叶闻言。

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了。

众人同样有些傻眼。

而傻柱更加傻眼,他也没想到会冒出来一个冉秋叶,而好死不死,冉秋叶的自行车坏了。

竟然换上自己卖掉阎阜贵的那个车轱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