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178章

作者:李无敌

正要说两句,易中海这会也开口了,“王队长,你们作为执法所的人员,这事情还没有具体证据之前就抓人,有些不妥吧?”

王队长却是冷冷的瞪了易中海一眼。

“我们是执法所的执法人员,现在是执案期间,你一个外人来掺合,是不是想阻止我们执法?”

“你可知道,故意干扰我们执法,这也是在犯罪?”

易中海显然太把自己当人。

他觉得只要自己上前说两句就可以。

但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他易中海只是轧钢厂的一个钳工师傅。

他无权干扰。

说白了,他易中海算个屁。

人家王队长是执法所的队长谷。

自然不会给易中海好脸色.

015.贾张氏摔断腰,易中海摊上麻烦了!【10/15求自订】

“我...”

被王队长这么一喝。

易中海也是彻底懵逼了。

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把人带走,回去审问,具体情况如何后面再说。”

王队长扫在场众人一眼。

直接道。

小林和小蔡两名执法人员也没有废话。

直接将傻柱给带走。

眨眼间,整个中院就剩下冯睿还有三大爷他们。

“简直就是太不像话啦,这傻柱都是干的什么事,就因为我没有介绍相亲成功,就偷我家的车轱辘,这简直太不像话了。”

看着傻柱被带走。

三大爷一时间也不知道说啥了。

他和傻柱的仇怨并不深。

所以也只是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但是许大茂却不一样。

在看到傻柱竟然就是偷自己车轱辘的偷车贼,许大茂有些气急败坏。

他朝地上啐了一口,“玛德,什么杂种玩意,偷老子的东西,现在好了,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

“都什么人啊,简直太恶心人了,一个院里的竟然也做这种事,就应该被抓了,这种人谁嫁给他,以后肯定后会终生。”

秦京如也是脸色难看。

她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嫁给傻柱。

“一大爷,傻柱他这事怎么办,他要被抓了,我跟槐花她们咋办?”

秦淮如这会也终于从震惊中醒转过来。

当看到傻柱这棒槌竟然被执法所的人员抓走。

她顿时有些气急。

她担心的是傻柱被抓了,昨晚答应每个月给她家十五块钱这事怎么办。

“这傻柱简直就是蠢猪,净不干人事,这种偷车轱辘的事也能干得出来,简直就是丢人现眼680。”

“现在好了,被抓了,我们贾家接下来谁来接济?”

贾张氏气得咬牙切齿。

恨不得立马一巴掌拍死傻柱。

秦淮如还有一旁的易大妈闻言。

顿时就有些无语了。

“冯睿,这事傻柱偷你车轱辘还有偷许大茂的车轱辘纯属脑子热,做人也不能赶尽杀绝不是。”

“要我说,你听易大爷一句劝,把执法所撤掉案件,咱们有啥事坐下来慢慢商量如何?”

易中海也是没辙了。

冯睿听到这话。

他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笑得眼泪都掉了。

这一幕,看得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

“冯睿,这种事是非常严肃的事,我跟你说正经话,你这是什么态度?”

见冯睿无视自己。

易中海顿时大怒。

冯睿这会却仿佛看傻子一样看着易中海。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岳绮罗。

这会自己家门口,岳绮罗正站在那里。

见冯睿没有事后。

她也是松了一口气。

冯睿却是歪着头,他看向易中海,脸上皮笑肉不笑,“易老狗,我突然发现你这人还真是非常有趣。”

易老狗!

众人见冯睿这家伙竟然称呼易中海为易老狗,顿时嘴角抽搐了一下。

特别是易中海听到冯睿竟然当面这么侮辱自己。

他脸色无比铁青。

冷冷的看着冯睿,脸色越来越难看。

“几个意思?”

冯睿却没有理会他。

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最后摇头道,“上次你在贾家地窖的事我就不提了,你自称自己的院里头的易大爷,但是你却没有一大爷的样子。”

“明明傻柱偷了东西,你自己已经知道是傻柱,你在明知道傻柱偷我车轱辘的情况下,还公然帮着傻柱一起诬陷我冯睿偷东西。”

“最后我去报警,等我跟执法所的人过来,这个时候你又跟我说,让我没必要报警,有事坐下来商量。”

“你的脸呢?”

“你告诉我?你他妈算什么玩意?你还有脸吗?”

“你胡说。”

见冯睿越说越大声。

还当众戳破自己刚才跟傻柱聊天的说话内容。

易中海顿时脸色一变。

他指着冯睿大声斥责道。

“我胡说?”

“我是越来越佩服你了,昨天在轧钢厂你公然威胁杨大锤,最后逼得杨大锤被厂里开除,而你又坦然维护秦淮如,厂里出了那么档子的丑事,厂领导为了维护厂里的名誉,将秦淮如开除,你又暗中想要跟厂领导求情,最后被厂领导公然呵斥..”

冯睿的话非常简短。

但是内容含量却非常大。

果然,易中海和秦淮如他们在听到冯睿说这事。

莫不是瞬间脸色大变。

“冯睿,你疯了,你再说什么?”

秦淮如慌了,她在厂里的事,是非常丢人的。

如果被人知道了,以后还怎么在这个院子里混下去。

“我说什么?你没听清楚,我说你秦淮如被厂开除了,原因就是她秦淮如生活上不检点,这事二大爷他们也知道,不用我来说。”

冯睿说完。

在场众人便莫不是哗然一片。

而许大茂这会也道。

“秦姐,本来这件事我是不想说的,但是我现在也不得不出来证明,睿哥确实没说错,二大爷,你怎么说?”

刘海中无语,他也没想到许大茂这货竟然直接将矛头甩给自己。

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

贾张氏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对于秦淮如被开除的原因她是不清楚的。

这会乍一听是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