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205章

作者:李无敌

目光落在冯睿还有岳绮罗两人身上。

只是在看到两人的穿着打扮,以及身上的那种气质时。

瞬间就被惊讶了。

她是小酒馆的服务员,家里有两个儿子,还有一个老公。

这个赵雅丽势利眼,只会以貌取人。

只是在看到冯睿夫妻两人,那脸上的态度瞬间就变得恭敬严肃起来。

“这是冯睿冯先生还有他的夫人岳绮罗。”

陈雪茹介绍道。

“冯先生,岳小姐好,欢迎你们来到我们小酒馆喝酒,我们小酒馆真是逢毕生辉啊。”

赵雅丽闻言。

她赶忙笑着客气道。

冯睿和岳绮罗两人对视了一眼。

莫不是点头微笑,表示礼貌。

这会陈雪茹道,“赵雅丽,徐慧真哪去了?怎么今天没有看到徐慧真?”

她有些疑惑,一般情况下,徐慧真都会来小酒馆,怎么今天没见到人了?

“陈经理,你还不知道吧?徐经理被公方经理给停职了。”

赵雅丽神色古怪道。

停职?

听到赵雅丽说徐慧真竟然被公方经理范金有停职了。

陈雪茹顿时神色有些古怪。

而冯睿嘴角抽了一下。

好家伙。

他突然想起来了,这敢情应该就是公方经理范金有自从他向徐慧真表白失败后。

他就对徐慧真耿耿于怀。

记恨在心里。

为了能够将徐慧真给整倒,在发放工资的时候。

范金有专门找借口,说徐慧真摔碎了多少个碗。

然后人家牛大爷来喝酒,徐慧真也给记账,不收钱,所以范金有直接将酒馆支出的那些钱,全部扣在徐慧真的身上。

而徐慧真的工资结算下来,原本一个月有三十多块钱。

最后直接变成五六块。

一怒之下。

徐慧真直接撂挑子不干,她也索性回家带孩子去。

而随着赵雅丽的讲述,把情况全部讲了一遍。

冯睿神色也是有些古怪。

事情的发展,果然没有跟冯睿猜测的有任何差别。

范金有这货,果然就是一个搅屎棍。

“范金有,这混蛋,他也不懂得经营,怪不得平日里小酒馆热热闹闹的,今天竟然没啥人,敢情是这混蛋在搅屎。”

陈雪茹听完,她顿时脸色有些铁青。

赵雅丽尴尬道,“就是因为范金有早上牛爷他们来喝酒的时候,他说了牛爷喝酒记账不给钱,结果将牛爷的面子给落了,我们酒馆的那些其他客人见牛爷生气,也不来喝酒了,现在没了徐经理,大家都不来我们小酒馆喝酒了。”

她叹了一口气,没好气的骂道,“都怪范金有,让他当经理,简直就是瞎扯。”.

031.范金有就是小丑,陈雪茹的懊恼!【11/15求自订】

“赵雅丽作为小酒馆的服务员,你这个时候不好好上班,跟客人在这里聊东聊西,还在背后说我坏话,你很厉害啊。”

就在赵雅丽刚刚埋怨了范金有句的时候。

在她身后不知何时范金有已经来到她身后。

听到范金有的声音,赵雅丽脸色瞬间变得一阵苍白。

“范金有你几个意思?徐慧真她怎么没有来小酒馆这边上班了?”

看到范金有出现,这会陈雪茹有些愤怒。

直接就来到范金有面前,指着范金有的鼻子破口大骂。

范金有毕竟是小酒馆的公方经理。

这回被陈雪茹指着鼻子骂他,顿时脸~色就沉了下来。

特别是陈雪茹旁边,还站着冯睿跟岳绮罗夫妻两人-。

有人在这里,而他被陈雪-茹骂。

这让他感觉非常没面子。

“陈雪茹,徐慧真他没有来小酒馆上班,是因为她主动辞职的,我可没有将她赶走的意思。”

“你实在要是觉得徐慧真冤枉的话,你可以去街道办找王主任。”

“或者你去找徐慧真亲自问问,不过我可说了,我可没有赶走徐慧真,是他自己主动辞职的。”

范金有直接抛开责任。

反正他就是死活不背这个锅。

或许他可以对别人无视,但是陈雪茹不一样。

徐慧真最近拒绝了范金有,范金有除了报复徐慧真拒绝他之外。

他还想将陈雪茹给弄到手,到时候气一下徐慧真。

让徐慧真明白,他范金有也是徐慧真得不到的男人。

“你别在这里狡辩,我告诉你,如果徐慧真要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徐慧真被辞退。

陈雪茹心里固然有气,但是也不想闹出啥动静。

她相信范金有肯定会后悔。

“还有,就你这将人家徐慧真刚刚辞退,这小酒馆就没人来喝酒的情况,我看啊,你这小酒馆估计也营业不了多久,就要倒闭了。”

“陈雪茹,你太小看我了是吧?”

范金有脸色阴沉。

他感觉非常没面子。

可是陈雪茹却是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也懒得解释。

“冯先生,绮罗妹子,咱们喝酒。”

冯睿对范金有这货没印象。

见陈雪如招呼自己喝酒。

他倒也乐得坐下喝酒。

跟岳绮罗一起坐下。

而这会服务员赵雅丽也是急忙跑去倒里酒,然后让厨房的厨子炒几个菜。

很快,热好的牛栏山二锅头来了。

只不过当冯睿喝了一点酒之后。

他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这酒味道怎么这么淡?你们兑水了?”

赵雅丽闻言,脸色一变。

急忙看向范金有,范金有没好气道,“我们这小酒馆的酒就是正宗的牛栏山二锅头,你爱喝不喝。”

“这就是你说话的态度?”

看到这棒槌竟然这么嚣张,冯睿顿时就笑了。

艹,什么垃圾玩意。

这么嚣张的吗?

陈雪茹也没想到范金有这家伙竟然傻逼到这种情况。

“范金有,冯先生和绮罗妹子是我的朋友,你这是几个意思?合着你就用兑的酒水给我们喝?”

范金有心里早就对冯睿不爽。

特别是看到陈雪茹对冯睿的态度。

让他心里更加不舒服起来。

他不爽道,“牛栏山的酒水有限,目前我们也只能这么做,反正小酒馆内的酒都是这样,你们爱喝不喝。”

“我也没辙了,我现在小酒馆内,粮票还有酒票都不够,也没办法兑换及时,现在能拿出这酒,已经算好的了,你们还嫌弃?”

看着这家伙这副死猪样。

冯睿看傻子一样。

看着范金有,突然笑了,“你这种人能够当街道办的主任,还真是一个奇迹,我不得不佩服了。”

他摇头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