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207章

作者:李无敌

刚进入四合院前院。

三大爷阎阜贵从红星小学放学回来没多久。

他见冯睿夫妻带着几名工人。

那些工人肩膀上还扛着家具之类的。

三大爷顿时眼睛都亮了。

好家伙。

这是买家具去了?

“今天闲着没事,家里正好也需要购置一些家具,所以跟我老婆去街上买家具去了。”

见是三大爷阎阜贵这家伙。

冯睿倒也没有什么,淡淡说道。

阎阜贵一听冯睿这家伙竟然买了家具。

顿时也是有些吃惊了。

“可以啊,你小子竟然买家具了。”

他脸上带着笑容,“你买了家具,“七一三”你小子家里那些家具应该也不用了吧?”

“三大爷家正好缺一些家具,你小子如果家里那些家具不用,能不能送给三大爷我?”

冯睿神色有些古怪。

这老头子还真是算计不到就受穷啊。

“三大爷,我们家里的东西不用,你如果要用的话,我们可以便宜点卖给你。”

岳绮罗这会见三大爷竟然恬不知耻的上来要东西。

顿时开口道。

三大爷一听岳绮罗竟然开口跟自己要钱。

他脸色有些不自然起来。

“我说冯睿他媳妇,咱们毕竟是邻居,谈钱伤感情了吧?”

冯睿直接就笑了。

“我家不要的那些家具,如果不要的话,家具店那边的老板会要,就不麻烦三大爷您了。”

说完。

冯睿也懒得跟三大爷继续废话。

而这边前院听到动静的刘婶他们这会也是走了出来。

当看到冯睿家竟然购置新家具的时候。

刘婶他们莫不是替冯睿家感到高兴。

纷纷庆祝。

区别于三大爷的不要脸不同。

刘婶他们还算正常,并没有跟冯睿说要家具的事。

和人家一对比,三大爷明显感觉有些尴尬。

“冯大海家这杂种还真是吝啬,不就是跟他要一下家具嘛,竟然那么吝啬。”

“这杂种那么吝啬,活该这家伙死了爹妈,以后生孩子肯定没那玩意。”

算计不到就说穷。

被冯睿直接拒绝。

三大爷阎阜贵这会脸色非常难看。

他站在自家门口。

嘴里骂骂咧咧的,说话也非常难听。

三大妈这会手里拿着针线。

正在纳鞋底。

这会听到动静走了出来。

顿时没好气道,“行了,人家冯睿家买家具,那是人家的事,我说你阎老三算计不到你就在这里诅咒人家,这有点不好吧?”

三大爷闻言。

顿时没好气道,“我阎老三要是不算计,咱们家几个孩子早就饿死了,解成那孩子现在也到了结婚的年纪,你看看咱们家,连一样像样的东西都没有。”

“而人家冯睿的小日子却是过得越来越好,你这个当妈的就没有半点责任?”

被三大爷阎阜贵这么一说。

三大妈原本还没觉得有啥,但是一想到她儿子阎解成还没老婆。

冯睿家小日子却越来越好。

三大妈的心里也不平衡了。

她看向三大爷阎阜贵,“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去中院找冯睿,一会我跟他谈一下价格,如果划算,怎么就跟他把他家不要的那些家具都给买下来。”

“行,我听你的。”

三大爷这边赶忙叫上大儿子阎解成。

一家子直接去中院找冯睿。

而冯睿这边。

在他的吩咐下。

那些搬家具来四合院的工人纷纷将冯睿家隔壁的房间(原傻柱的房子)里面的那些不用的床单被褥之类的全部都清空了出来。

冯睿家客厅一些不用的家具也被清了出来。

眨眼间,四合院中院门口就堆积了不少冯睿家不用的家具。

在冯睿的指导下。

那些工人又将冯睿从家具店买来的桌子椅子还有书柜全部搬进冯睿家隔壁的房间。

仔细的摆放,安排妥当后。

房间内的布置也是焕然一新。

这间房间。

三面墙壁在昨天冯睿就请了专门的师傅过来将墙壁进行粉刷了一遍。

白色的墙壁让整个房间更加明亮。

买来的那些木制书柜被安置在白色墙壁前。

除了没有放置书籍外。

这整个房子看起来都还算令人舒心。

再将桌子椅子放置在左边墙角后。

冯睿便带着众人退出房间。

“赵师傅,你那边应该有会木匠活的吧?”

“我想让你帮忙介绍一下,明天让木匠师傅来我家这边,把这房间再进行布置一下,你觉得有没有问题?”

冯睿看向工头赵师傅笑道。

赵师傅是个憨厚的中年大叔。

他是专门负责家具店家具配送的师傅。

无论是后世还是现在。

像这种门店配送的伙计都是有的。

在宋朝的时候,甚至都早已有了送外卖的小厮。

冯睿家的隔壁这个房间还需要再进行设计一下。

所以他决定请木匠师傅过来看看。

“木匠师傅我认识三个,就是不知道冯先生您需要多少个师傅?”

赵师傅笑道。

“两个就行了,不需要太多。”

冯睿寻思了一下道。

“两个的话没问题,我一会回去就联系一下严师傅还有陈师傅他们明天早上过来干活,就是价格方面他们一天一般都是一块五左右,这价格冯先生你能接受吗?”

赵师傅道。

“钱的问题不用担心,麻烦赵师傅你给我带人过来。”

冯睿从怀里取出三块钱,“这三块钱是麻烦你们今天的幸苦费。”

见冯睿竟然要给自己钱. ...

赵师傅顿时摇头,将钱推了回来,笑道,“冯先生,我们赚的都是良心钱,我们送货过来,家具店的老板已经提前支付过我们运送费用了,这三块钱我们收了,心里不踏实。”

冯睿闻言。

不由得一愣。

他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点,那就是这个年代农民工们的淳朴。

无论是这个年代还是后世。

这些农民工依旧都是那么可爱。

“收下吧,这些是我给大家买水果的钱,没有其他的意思,幸苦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