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268章

作者:李无敌

安慰了一番阎富贵,见他情绪好了很多,易中海慢慢低头说道:“老阎807,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

阎富贵被易中海这突如其来的话题噎住了。

“我说,你就不觉得奇怪吗?阎解旷怎么就偏偏倒在了那个地方。”

“什么....意思?”

阎富贵也嗅到了一丝奇怪的味道。

其实这几天他一直在回想阎解娣死亡时的场景。

说实话,确实有太多巧合。

不像是真的。

可是事实就是这么活生生的发生了。

“你就不觉得,自从冯睿从外边把岳绮罗捡回来之后,这院里就没太平过吗?”

“这.......话不能这么说吧,那个岳绮罗天天待在家里......”

阎富贵是小学老师,对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还是不太相信的。

“你想,之前我进医院前中风......”

阎富贵把自己那有些模糊的记忆说了出来。

“另外还有贾张氏上次说的,在医院里有纸人要杀她,现在她又变成那个样子......”

随着易中海的诉说,阎富贵原本不相信的立场,也慢慢开始变得动摇起来。

最好的例子,其实就是贾张氏。

这好好的人,现在变得跟个肥猪一样,天天喊饿。

其实不少人都私下里在传。

说贾张氏是被猪精附身了。

阎富贵这几天都呆在家里,也会还是不免听到这种传闻。

这还是在破四旧的时代。

这要是搁以前,贾张氏这么嚎。

早就被拉出去烧了,都觉得是被妖邪附体了。

可以说,是破四旧的时代救了贾张氏。

“可是,这也不太可能吧。”

听着易中海把岳绮罗描述成了妖女一样。

阎富贵还是有点不太相信。

“她要是这么厉害,那还有你们的活路?”

这话,阎富贵说的没毛病。

相较于院里其他住户,贾家还有易中海跟冯睿的关系是最不好的。

如果岳绮罗真的是妖女,那干嘛不用她的邪术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他们。

不然,留着过年?

易中海有些尴尬。

确实,按照他这个说法,岳绮罗为什么不杀了他们?

“可能是道行不够吧。”

“说这么多,你到底想干嘛?”

“我让秦淮如拿了一碗黑狗血.......”

易中海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但也只是说了这么一点。

“你看,只是找机会泼冯睿一下,要是没问题,也不过就说是误会而已,洗个澡就行了,可万一.......”

易中海没有说完,但是这背后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我还是觉得不太可能,不过你们的事我不掺和。”

阎富贵的意思很明确。

他是受过教育的,本身又是老师。

他的职业与理智告诉他,这都是无稽之谈。

可是自己儿子死的实在是太蹊跷。

所以阎富贵决定不管不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先看看再说。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易中海来的目的也很简单。

其实就是跟阎富贵通个气。

现在院里,刘海中因为亏欠阎富贵,再加上自己儿子失手杀了人。

其实在阎富贵面前抬不起头来。

而许大茂就更不用说了。

完全就是跟冯睿沆瀣一气。

要是把这计划跟他说,没过两分钟冯睿保准知道。

况且许大茂那个三大爷,在院里还真说不上话。

所以跟阎富贵说一声,让他不要管自己接下来的事情就行了。

从阎富贵那里出来,易中海走进中院。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原因,他进来就感觉温度好像下降了一些。

而且中院四个门都是大门紧闭。

两间冯睿家的门关着,二大妈躲屋子里也关着。

就贾家门微张着,但是能听见贾张氏在哪叫骂喊饿,还有缝纫机的声音。

易中海想了想,没有进去,虽然不知道秦淮(bdde)如是用了什么方法拿到的谅解书。

但是想来现在贾张氏并不待见他。

所以他决定先去看看聋老太太。

来到后院,易中海径直去了老太太房间。

进来后就闻到一股恶臭。

倒不是死人味,老太太还活着,而是屎尿味。

老太太现在瘫痪在床,本来有一大妈照顾还好点。

现在一大妈走了,这几天都是何雨水抽空回来帮忙照顾一下。

毕竟其他人可不会上赶着来自讨没趣。

冯家也不可能让于莉过来。

“老太太?”

“中海?是中海吗?”

屋里老太太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问道。

“是我老太太,我进来了。”

“中海快进来,真的是你吗?”

躺在床上的老太太顿时激动起来。

易中海走进来,连忙把老太太扶起来。

也没有管那恶臭的味道。

毕竟易中海照顾老太太那么多年了。

说实话,是把老太太当做亲妈对待了。

不然再有钱也不会照顾老太太那么多年没有怨言。

也有可能是想借老太太的威望坐稳一大爷的位置。

但就冲他照顾老太太这么多年来说,这点就做的没话说。

易中海德高望重的威望,也有很大一部分确实是老太太的原因。

而老太太也确实把易中海当做儿子,把傻柱当孙子来看。

“中海啊,你吃苦了......”

看着易中海消瘦的脸颊,老太太这心里就是心疼。

“不,不辛苦,还是老太太苦。”

易中海也是心疼的望着老太太,不忍看着旁边已经快要堆满的痰盂。

“来,先躺着休息,我已经回来了。”

“好,好。”

聋老太太听话的躺下,然后看着易中海忙上忙下的打扫。

这心里就是慰藉的暖暖的。

易中海忙活了两个小时,总算是把屋子收拾的差不多了。

主要是他接下来可能也要住这啊。

不打扫不行。

“老太太,我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