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270章

作者:李无敌

“这......他才刚成为第九车间主任没几天啊。”

杨厂长无语。

又调?

而且直接就是总工程师?

要知道,总工程师的地位........

虽然只是轧钢厂总工程师,但含金量也是很高的,而且工资有两百多块。

“那也不能让如此大才被埋没啊。”

这些工程师可不管那么多。

这个年代,能当上设计员的,那都是枪林弹雨中读书读出来的。

他们有一个很质朴的感觉。

那就是信奉结果。

别管你是什么身份,什么年纪,你能干出事情来,那就服你。

因为九州实在是太缺技术了。

能研究出任何东西,都是对国力的一份提升。

“关于这个问题,之后先问过冯睿意见再说。”

王老此时确是发话了。

他知道冯睿的性格。

既然之前没有一点消息,可能就是不想去当工程师或者是有其他考虑。

“现在重要的是,这些资料都是真实且有效的对吧。”

“是的,我以我专业的知识和人格尊严保证,有了这些资料,都可以直接制造成品搅拌机了。”

“好,杨厂长。”

王老看向杨厂长。

“在。”

“我给你人,给你资源,限你最快时间内先造出成品搅拌机来,记住,最快速度!”

“是,保证完成任务!”

杨厂长也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

那可是成品搅拌机啊!

而且一台搅拌机的技术含量,其实也能辐射出去。

比如钢材,一些链接技术,传导技术,冷却技术。

如果把这些都吃透了,那可能会带动其他工业技术的发展。

这件事情对如今缺少技术的九州来说。

就是最最重要的事情。

“那冯睿那边?”

“哼,先把他晾着。”

王老也罕见的耍起了小脾气。

当然,这么做也有保护冯睿的意思。

现在这个年代还是很乱的,各种间谍层出不穷。

他可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让冯睿被那些混蛋给盯上。

· ···求鲜花··· ····

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就是对九州的损失,也是王老最不愿意看到的。

“关于冯睿的事情,在上面的正式通知下来之前,不准乱说,听明白了没。”

王老毕竟是哪个年代走过来的,一但认真起来。

那气势压的几人都喘不过气来。

“是。”

这件事王老下了封口令,自然没人敢乱说。

而且能被叫过来看文件的,自然都是早就经过考验的人。

他们的承诺,绝对有用。

王老让人把这些资料都打印出来,然后带着原文件前往上峰汇报去了。

而杨厂长则是秘密动员,调人去按照图纸制造搅拌机。

这边冯睿左等右等,等到了下班还没等来厂子的命令。

“嘶,不应该啊,图纸应该没问题才对啊。”

冯睿疑惑的挠了挠头,看向外边夕阳都快没了。

还没通知!

杨厂长应该不会这么不识货才对啊。

“唉,算了算了,一切自有天定,还是先下班吧。”

........ 0 .......

冯睿整理好东西,下班。

什么事都没有回去陪老婆重要。

夕阳西下,金色的阳光撒在冯睿身上。

好像为其批上一层金色光辉。

踏着斜阳入户,不知不觉就散步到了四合院门口。

冯睿在一个转角消失,不多时又悄摸出现,就是手里多了一根人参。

那人参看似只有一年份的,但是根须茂盛,颜色温润好似白玉。

这是种植在小世界中的灵气人参。

并且平时还有铃铛蛇跟怒晴鸡专门呵护。

这是冯睿特意培养的,就是为了给岳绮罗补身体。

这个灵气人参,很补,但是补的非常温润。

吃下去之后药力不会消散,药力很是温和,会积累起来慢慢被人体吸收。

对岳绮罗很有好处。

如果是快死的人,吃下去之后能慢慢吊命,补充本源,甚至能延年益寿。

虽然说达不到生死人,肉白骨的地步,但绝对是极品补品。

冯睿让铃铛蛇这些日子专门培养这些灵气人参。

以后每个月都给岳绮罗来上一根。

吃完之后保准能顺顺利利生小孩,还不用遭受太多痛苦。

并且多小孩子也有好处。

没准能生下来一个天生就通了任督二脉的武学奇才呢。

“不,我的孩子,那必须天生先天起步啊!”

冯睿这样想着,把人参放入怀中,拿着帆布包,脚步轻快的走回了家里。

冯睿没注意到的是,前院门口一直蹲着的阎解放在看到他之后,立马跑了回去。

“易叔,冯睿回来了。”

中院,易中海一直待在贾家门口,监视着冯家。

但是一下午冯家都没有开门。

在接到阎解放的消息之后,易中海点了点头。

推开了贾家的大门。

冯睿走过前院,也没有去三大爷那看看,上柱香什么的,依旧像往常一样推门准备进入中院。

但是没想到迎面就撞上了一个人。

那人手里好像好拿着什么,被冯睿一撞,好似故意似的手一扬。

一碗黑色的腥臭液体就被泼了出来,正好落在冯睿身上丈.

067.黑狗血对付冯睿?秦淮如挨嘴巴子!【2/15求自订】

腥臭无比的黑狗血洒了冯睿一身。

顿时一股难闻的味道冲进鼻腔。

秦淮如虽然被撞了,但毕竟是故意的,这会已经开始打量起冯睿是不是有什么异样。

可是左看右看,冯睿也不像是有异样的样子。

就是被这黑狗血的刺鼻味道弄得很恶心。

“秦淮如你走路不长眼的吗!”

冯睿强忍着恶心,但内心已经燃起了怒火。

“对,对不起,我会给你洗干净的。”

秦淮如慌了,眼见冯睿没有受到影响,难道说是自己误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