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37章

作者:李无敌

立马就不高兴了。

“妈,你估计还不知道吧,今天咱们院里头,我听说易大爷可是瘫痪了,聋老太太这会,估计正在找事呢。”

阎解成这会八卦道。

阎解旷也道,“要不咱们去看一下热闹吧?”

“好啊,好啊,哥,我也想去看热闹。”

阎解睇就读六年级,她女孩子家家,啥也不懂,就想看热闹。

三大妈见状,没好气的用手里的筷子。

敲了三人的手指头一人一样。

疼得兄妹三人直皱眉头。

“饭不好好吃,净管那些没有的,那冯睿家那个老婆我感觉有点邪门。”

“最好还是别多管闲事,否则我跟你们不客气。”

被三大妈这么一训斥。

阎解成兄妹三人顿时缩了一下脖子。

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反倒是三大爷这会,他直接放下筷子,径直起身。

“我说阎老三,你要去干嘛?”

“他三大妈,我可是院里头的三大爷,我这自然是去看看啥情况啊。”

三大爷说完。

在三大妈骂骂咧咧中,直奔中院。

而这会。

冯睿正好带着王队长他们来到院子之中。

秦淮如因为放心不下槐花还有小当两个孩子。

早上的时候就让人带去医院那边。

这会贾家屋里头也没啥人。

而在来之前,王队长就让执法人员将贾张氏还有棒梗给带到院子中。

冯睿家的赃物并没有藏在中院。

而是被贾张氏还有棒梗两人偷偷藏在后院的下水道旁的槐树下。

在经过执法人员的挖掘下。

一个红色的纸袋子,被执法人员拿了回来。

“东西已经还给你们了,可以放了我和我孙子了吧?”

贾张氏那张肥猪脸上露出希冀之色。

她双手被手铐给拷着,因为被执法人员拾掇过的缘故。

贾张氏老实了,她嘴巴也不敢骂人。

生怕被执法人员收拾。

小白眼狼棒梗手里也被套上了手铐。

他眼巴巴的看着执法人员。

“执法叔叔,可以放了我和奶奶吗?我们钱还你们了。”

执法人员闻言。

却是有些鄙夷的看了他们一眼。

“放了你们?你们以为你们还了钱就没事了?给我老实点。”

“认真配合我们工作,你们少受点罪,如果敢顶撞执法,你们知道后果。”

瞪了两人一眼。

执法人员哼道。

被他这气势震慑,贾张氏心里顿时大怒。

可是她跟棒梗两人现在一个屁都不敢放。

更别说顶嘴了。

后院这边。

住的是二大爷刘海中一家还有许大茂他们家。

两名执法人员带棒梗还有贾张氏来后院挖赃物。

自然也引起他们的注意。

二大妈还有二大爷以及两个儿子刘光天,刘光福正在吃饭。

这会也是面面相觑。

走出房间。

“是贾张氏还有他孙子棒梗?看样子,那冯睿家的东西还真是他们偷的啊。”

二大妈有些无语道。

“这冯睿家丢了那么多钱,听说有三百多左右,这贾婆子还有他孙子棒梗也不知道脑子是被驴踢了还是。”

“好端端的去偷人家东西干嘛?现在被抓了,嘿...活该...”

刘光福在一旁嘲讽道。

二大爷刘海中冷笑道,“自己手脚不干净,能怪得了别人?”

“这贾梗像他爹,我早说过,那样下去迟早害死人,现在好了,这贾梗以后肯定人生污点。”

“我告诉你们两兄弟,做人就要老实本分,别他妈一天天的坐吃等死,知道了没有?”

说到这里。

刘海中摆足了官架子。

家暴男脾气的他,自然喜欢管他儿子。

刘光天兄弟两人闻言。

悻悻的缩了一下脖子。

愣是屁也不敢放。

而许大茂这会也是下班了。

他家门口放着一辆老旧的自行车,是专门厂里配给他做放映机工作的。

他正端着一个碗。

他老爸老妈也在房间里头吃饭。

自然也看到了后院的执法人员。

不由得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看着这一幕。

“嘿,有点意思啊,这不是贾张氏还有棒梗吗?”

“昨天就听说他们偷了冯睿家的东西,现在还真的被抓起来了啊?”

许大茂长了一张驴脸。

今年二十三,看似年纪不大。

但是却给人感觉像三十岁。

许父和许母两人闻言。

顿时没好气道,“你就天天关心这个,你也不关心你自己的人生大事。”

“都跟你说了,去讨个老婆,你现在已经不小了,你怎么就是不听?”

许大茂闻言。

顿时咧嘴一笑,呲着大黄牙,“爸妈,我要找老婆,那必须得城市户口啊,你们也不是不知道,要我当年想,秦淮如就是我女人了,可是我就是不要,毕竟谁让秦淮如是乡下的呢?”

许父闻言。

他顿时恼火了,骂道,“你许大茂整天就知道吹牛,你要有人家冯大海儿子一半的本事,你早就生孩子了,你看看你,那冯大海家儿子,那老婆多漂亮,你有本事给老子弄一个那样的媳妇啊。”

“还有,当年那秦淮如是追的冯大海家儿子,跟你有关系吗?”

许父这句话,直接揭穿了许大茂。

让许大茂瞬间破功。

他直接尴尬得不行。

心里有些不爽,但愣是反驳不出啥。

许母见状,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自己家这个儿子简直就是废物啊。

对此,许大茂心里却是有些不爽。

两个老不死的,要不是老子还记着你们有点能耐。

能给我介绍人脉。

老子直接把你们送去乡下了。

在这里骂老子?什么东西?

冯睿那么好?他们是你儿子吗?

越想,许大茂心里越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