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45章

作者:李无敌

今天是十月十八号。

距离过年还有两个多月。

冬日的暖阳照在大地上。

一大清早,秦淮如来不及带槐花还有小当他们回家。

医院这边。

执法所的人员就找到了秦淮如,将贾张氏的情况给讲了一遍。

贾张氏和傻柱两人也是有些吃惊。

当来到执法所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多。

“我婆婆平日里人都很正常,她可能是在做梦,不可能是精神出问题吧?”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执法所大厅内。

秦淮如神色有些古怪,她立马就觉得是自己的这个婆婆在装神经病。

这样的话,就可以被释放。

然而她听到执法人员说扭送贾张氏去精神病医院。

这怎么行?

“是啊,贾婆子她精神不会有问题,你们应该是弄错了。”

傻柱这会也是有些无语了,对贾张氏的智商表示怀疑。

执法人员见状。

却是皱着眉头。

“正常人不会说自己见鬼,更不用说什么纸人,你婆婆还尿了一地,这是精神病才有的症状。”

“还有我们怀疑她为了逃避禁闭,宣传迷信,你们最好去劝她。”

“如果继续这么下去,不老实接受改造,我们就只能选择将她扭送精神病医院了。”

被执法人员如此严肃的训了一句。

秦淮如顿时也是不知道说啥了。

“我说你婆婆,还真是蠢的可以,这种事也能做的出来?”

易中海在医院目前有易大妈照顾。

傻柱和秦淮如他们自然也不用去照顾。

今天就得去上班,毕竟请假太久的话。

估计厂那里就很难交代。

“傻柱,我家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说闲话?”

秦淮如闻言。

她顿时就不高兴了。

“这是实话,秦姐,我没说错啊。”

傻柱道。

“哼。”

秦淮如见状,她有些生气,眼圈微红。

直接转身就走。

傻柱骂了一句,“秦姐,你听我说,我也不是故意这么说你的。”

“要我说,这一切都是冯睿那个杂种,要不是他,咱们也不会有这么多事。”

“别跟我提他,我现在心情不好。”

秦淮如冷着脸,很快就来到执法所禁闭室这边。

执法人员给他们打开贾张氏的房间。

经过昨晚打了镇定剂。

贾张氏这会正躺在床上,听到动静,她顿时吓了一跳。

从床上爬了起来,惊弓之鸟般四处张望,嘴里嚷嚷,“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妈,你这是在干嘛呢?你好好关禁闭就是了,你干嘛还给我添乱啊。”

秦淮如看到贾张氏这样子。

她心里非常清楚贾张氏,顿时生气道。

“是啊,贾婆子,你就让我们省点心,可以吗?”

“你说说你,你要再继续闹下去,人家执法所都要送你去精神病医院了。”

傻柱没好气道。

他神色非常严肃。

可是贾张氏在看到是秦淮如还有傻柱他们时。

却是仿佛找到了救星一样。

贾张氏嚷嚷道,“我不想去精神病医院,也不想被关禁闭,这里有人要杀我,秦淮如,快,你们想想办法,带妈出去,好吗?”

“妈,我也没办法啊,棒梗现在在少管所我也在想办法怎么才能补救呢。”

秦淮如面色凄苦,她无奈道。

贾张氏这会闻言,却是变了一个人般,她顿时大怒,“真是没用的东西,我要你何用?”

“你是不是盼着我早点死,然后才好跟傻柱一起过上好日子,是不?”

“我告诉你,秦淮如,你没门,我这辈子就是要缠着你。”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放过你。”

“你生是我们贾家的人,死也是我们贾家的鬼。”

傻柱一听这话,顿时大怒,他瞪着贾张氏,“贾婆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妈,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要不是傻柱,咱们家现在还没给冯睿赔偿呢。”

“啪!”

贾张氏见秦淮如给傻柱说话。

她直接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抽在秦淮如的脸上。

破口大骂道。

“你个吃里扒外的贱人,我让你替外人说话,我让你...”

“够了。”

傻柱看到秦淮如竟然被贾张氏打,勃然大怒。

直接抬手一把抓住贾张氏,将贾张氏整个人推得一屁股摔在铁床上。

“好你个傻柱,你们这是串通好了,要我死,我让你们串通,你们...”

贾张氏彻底疯了,她再次爬了起来,冲向傻柱。

“干什么?你们这是在干嘛?”

外面的执法人员见贾张氏竟然开始又发疯。

立马叫上医护人员,冲进房间中。

贾张氏嘴里恶毒的嚷嚷着。

“贱人,你个贱人,你和冯睿那个杂种也就算了,你还敢跟傻柱,我跟你没完,秦淮如你个贱人。”

秦淮如被贾张氏这么骂着,顿时再也忍不住。

瞬间就哭了起来。

执法人员见贾张氏反抗这么激烈。

二话不说,直接给贾张氏这头肥猪连续扎了两支镇定剂。

这才让贾张氏给镇定下来。

“你们这是干嘛?让你们好好的给你家婆子沟通一下,缓解一下她的心情。”

“你们这是干了什么?反而适得其反了?”

执法人员看着傻柱和秦淮如两人,顿时没好气道。

秦淮如和傻柱两人这会也是不知道怎么说了。

这边贾张氏的情况越来越严重。

秦淮如和傻柱他们正头疼,冯睿不清楚。

另外贾家是死绝了,还是干嘛。

冯睿也没心情去关心。

一大清早的,岳绮罗就起床给冯睿煮饭。

在简单的洗漱还有吃了岳绮罗的美味老婆饼后。

冯睿便骑着自行车出门了。

“哟,许大茂,巧了,你也去上班?”

冯睿刚推着自行车走出四合院。

在巷子的拐角处,正好许大茂这货也推着自行车出门。

两人乍一见面,不由得你瞅我,我瞅你。

看到许大茂这货,冯睿心中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