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462章

作者:李无敌

何雨水自然也逃脱不掉这样的流程,跟哥哥一样跪在了门口的一侧。

不到八点钟。

易中海带着阎富贵再次赶来了。

阎富贵走了流程又上了礼钱,便陪在了傻柱身边,留在灵堂开始忙活了。

院子里的其他人也纷纷过来走了一趟流程。

不过有些人是很伤心的。

可有些人也一直在想着什么时候能够开席。

贾张氏虽然跟着过来,但她对这一切都没有太大的感触,反而静静的等待着院子里摆好的桌子上什么时候能出现丰盛的饭菜。

这是她最关心的事情了。

冯睿带着岳绮罗最后赶到了现场。

所有人看着二人进去鞠躬,然后走完了一系列的流程。

而且冯睿又上了最大的礼。

在这个年代家家户户上个几块钱的礼便已经很好的了。

而冯睿直接掏出了百元拍在了桌子上。

“老太太这一辈子也不容易,这是我们两个的心意。”

傻柱激动的朝着邓睿磕了头。

白事席终于开始了,院子里也恢复了平静,没有人再继续哭哭啼啼。

由于老太太身边的亲戚朋友几乎没有,所以这次的葬礼也900很简单,只有几个人在一旁敲锣打鼓一阵后便开始吃了饭。

休息过后,四合院内归于平静。

灵堂摆放了七天后便被撤了,而许大茂也开始找冯睿继续治疗了。

看着许大茂的身子骨已经比以前好了许多,便安慰了几句许大茂,二人便开始了常规的治疗。

另一头的傻柱生活也趋于平静,他直接搬到了聋老太太家居住。

每天傻柱辛苦苦挣钱,任劳任怨,把钱全部都攒了起来。

他这么做就是要还给易中海当初在医院里垫付的那二百块钱。

傻柱这个人还是不愿意欠钱的。

而另一头的许大茂在医院也欠了一百多块钱,只能拼命的挣钱,攒钱还给医院,所以并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动静,一直老老实实的在院子里。

秦淮如从医院把棒梗接了回来,接到院子里养病。

刚回到院子,就看到阎富贵领着冉秋叶回来了。

秦淮如赶紧上前迎接。

“冉老师,你好。”

冉秋叶微微点。

不得不说冉秋叶长的确实十分漂亮。

论样貌,论身材都不是普通人能够比的。

“棒梗妈妈好,我过来帮助辅导一下孩子学习。”

“太感谢冉老师了,棒梗有你这样的老师真的是他的幸运。”.

018.三大爷给傻柱介绍对象,秦淮如捣乱!【8/15求自订】

“棒梗妈妈好,我过来帮助辅导一下孩子学习。”

“太感谢冉老师了,棒梗有你这样的老师真的是他的幸运。”

听到对方这么夸赞自己,冉秋叶微微的点了点头。

“棒梗是在家里面吗?我进去看看他。”

说完后,冉秋叶还顺便伸出了自己的手,让秦淮如看到自己拿来的东西。

秦淮如这才发现冉秋叶不仅过来了,还带了些好吃的。

阎阜贵看到这儿,也赶紧在旁边打趣。

“这冉老师真是有心了,听说要来咱们院子特地给棒梗拿过来了好吃的。”

秦淮如也对着冉老师越来越欣喜,赶紧带她进了屋子里。

另一边的易中海听说冉秋叶来到了四合院,便直奔秦淮如家去了。

在路上碰到了阎阜贵,赶紧把他拽到了一旁。

“冉秋叶老师是不是来院子里了?刚才我看到你带她过来了。”

阎阜贵不明白易中海是什么意思,微微点了点头。

易中海痛快的拍了一下阎阜贵的肩膀,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喜悦。

“那就好办了,我想着给傻柱介绍个对象呢,如果杨老师能看上他的话,两个人便是一段佳话!”

阎阜贵无奈的摇了摇头。

“冉老师能看上啥处吗?”

易中海听到这话便有些不高兴了。

“咋就看不上了?”

“咱傻柱再不济,现在也是小成就!”

“再说了,这都得看他们两个人的感觉,跟咱也没多大关系,万一俩人就看对眼了呢?”

阎阜贵被眼前易中海这一段话给说服了,点了点头,立刻要带着他去找冉秋叶。

“走吧,我带你去找冉老师。”

秦淮如正在家里旁观着冉老师和棒岗上课,满意的点了点头。

没想到这件事情阎阜贵倒真是给力,能把自己儿子照顾的这么周到。

想到这里秦淮如站起身来准备去给冉老师接杯水,不巧正好撞见了从门口走进来的易中海和阎阜贵。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々~?”

秦淮如愣了一下,随后便一边倒着水,一边随意的询问着。

这二人一同出现定时有什么事情的。

易中海赶紧走过去,悄悄地在秦淮如耳边说道。

“我过来看看冉老师,咱院子里不是还有个万年单身汉吗!”

正在倒水的秦淮如手突然抖了一下,但很快就稳定住了情绪,笑着回应道。

“原来是为了这个呀,冉老师确实不错。”

易中海更加高兴了,看来自己是没有选错人!

“那我过去打扰她一下。”

易中海不由分说的走过去,把冉老师拉到了一旁。

“冉老师,是这样的……”

冉秋叶听了之后脸色微红,不过她也并没有拒绝易中海这个提议。

“等我给孩子上完课再说吧。”

易中海赶紧答应,便拉着阎阜贵离开了清华路这里。

阎阜贵一头雾水。

“怎么突然就走了?”

易中海高兴的朝阎阜贵努了努嘴。

“等一会儿冉老师出来再商量这件事情,她没有拒绝,就说明还有商量的余地。”

阎阜贵立刻懂了,二人一人搬了个小板凳,守在了秦淮如家门口。

在屋子里看着正在学习的棒梗和辅导她学习的老师。

秦淮如已经坐立不安了。

她断然是不能让易中海他们得逞。

对于她而言,若是傻柱真的和冉秋叶走到了一起,那以后她就没有半点好处了!

想到这里秦淮如便要赶紧想办法阻止这易中海的决定。

想来想去,秦淮如便把目光对准了傻柱的内衣。

秦淮如嘴角微微勾起,直接端着盆去院子里接了一盆水。

路过易中海和阎阜贵的时候,她还大方的打了招呼,丝毫没有引起两个人的怀疑。

秦淮如把傻柱的内衣全都放到盆里,开始环环的揉搓起来。

这个举动被躺在床上养病的棒梗看在了眼里,满脸的好奇。

“妈,你这是做啥呢?咋从屋里边洗衣服?”

冉秋叶也被这奇特的景象吸引了过去。

她看到秦淮如坐在小板凳上正在用双手洗着男士内衣心里也觉得有些古怪。

秦淮如用手背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最后露出了一脸笑容,抱歉的看着冉秋叶。

“这是傻柱的衣服,他老是没时间洗,所以我就帮他洗一下。”

“我要是打扰你们两个了,我就出去。”

“本来以为就是这么两件内衣,没有必要从外面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