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47章

作者:李无敌

冯睿指了指公告上的内容。

因为公告栏的内容是背对着刘海中的,所以刘海中并没有看到。

而且公告的内容也是今天刚张贴的,刘海中刚来上班,也不清楚具体情况。

见冯睿这会在这里解释。

二大爷刘海中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你小子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吧?我就说你两句,你还给我顶上了是吧?”

“我跟你说了,咱们做人要诚实,你要再这么继续下去,你家以后的事,老子也不管了。”

说到这里。

刘海中已经开始不耐烦。

他哼哼唧唧了一声。

冯睿见状,他脸色一沉,“我家的事用不着你管,至于我有没有把你放在眼里,你自己又不是眼瞎,我诚实不诚实,也用不着你来评论。”

“我没你那么闲着蛋疼没事做,走了。”

说完。

冯睿便懒得再搭理刘还中,直接推着自行车转身就走。

这死胖子喜欢摆官威。

但就是一个六级锻工,屁大的本事没有,仗着自己是院里头的二大爷就装腔作势。

这对许大茂他们管用。

至于冯睿?

滚吧!

老子不吃你刘海中这一套,给你脸你就接,不给你脸,直接滚蛋。

ps:有人吗?.

037.全厂通告,许大茂傻眼了!【7/15求鲜花】

“我家的事用不着你管,至于我有没有把你放在眼里。”

“你自己又不是眼瞎,我诚实不诚实,也用不着你来评论。”

“我也没你那么闲着蛋疼没事做,走了。”

耳边还萦绕着冯睿刚才的话。

二大爷刘海中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脸色越来越难看。

直到冯睿骑着自行车离开,他才忽然反应过来。

勃然大怒,破口大骂道,“你...你你你...”

“放肆。”

他哆嗦着嘴唇,明显被冯睿这些话给激得不行。

“冯睿,你这个狗杂种,你他妈的胆子肥了,你有种,老子刘海中要是不给你点颜色瞧瞧,老子就不是刘海中。”

“我告诉你,你别落我手里,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二大爷,你这是咋了,谁惹你生气了?”

冯睿前脚刚走,许大茂这会正骑着自行车回厂里。

他也是注意到厂公共厕所这边的刘海中。

见刘海中站在门口破口大骂。

许大茂顿时一愣。

自己这是遇到同道中人了啊。

“还能有谁?这冯大海家的狗杂种,他奶奶的,简直就是太不像话了。”

“我是院里头的二大爷,刚我就说了他一句。”

“你冯睿现在是厂里的四级钳工,你应该争取上进,不要整天窝院里斗,结果他说我多管闲事。”

“还说我闲着蛋疼没事做,你说说,这是人说的话吗?”

刘海中越说越激动。

直到最后,他甚至恨不得立马给冯睿两巴掌。

“二大爷,我就说了,这杂种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早上还...”

许大茂这会也是来了气。

一听说是冯睿这狗杂种,立马就来了气,那张马脸也是垮了下来。

给刘海中说完今天跟冯睿斗嘴的事。

“二大爷,要我说这冯睿就是咱们四合院的毒瘤,要不是因为他,贾家怎么会出事?”

“要不是因为这个狗杂种,那易大爷也不会进医院,还有聋老太太就因为去他家,这杂种就报警,这人心胸狭隘,要我说,你身为院里头的二大爷,如果不给他点颜色瞧瞧。”

“指不定这杂种以后在院子里,他就是大爷了,到时候这杂种肯定不会把二大爷你还有三大爷放在眼里啊。”

许大茂一想到昨晚被冯睿泼尿。

他心里对冯睿是一肚子火。

这会添油加醋道。

这话正中刘海中下怀,刘海中越听,脸色就越难看。

直到最后。

刘海中大怒,他怒道,“他敢,我刘海中是院里头的二大爷,他一个破四级钳工,以后还想在轧钢厂混,他就给我老实点,否则我不给他颜色瞧瞧,我刘海中就不是二大爷。”

“全厂注意,全厂注意,现在广播室插播一条消息,插播一条消息。”

就在刘海中正张口闭口一个冯睿杂种之际。

这会,轧钢厂广播室的喇叭忽然响起。

原本正进入轧钢厂准备去上班的一众职工莫不是一愣。

轧钢厂整个厂非常大。

足有万人左右。

在听到广播站插播的公告时。

众人莫不是停住脚步。

有些好奇,广播室插播什么信息。

而就在众人疑惑之际。

广播站的喇叭继续响起。

“经厂职工考核,鉴第二车间原四级钳工冯睿于近日表现出色,经过厂钳工考核,成绩突出,现着其晋升六级钳工,七十四块,望再接再厉!”

“另第二车间六级钳工冯睿同志因其维修技术超群,解决了第二车间的临时生产技术问题,经厂领导会决定,奖励冯睿同志,优秀员工奖状一张。”

“大家都要向冯睿同志学习,认真工作、刻苦钻研,为国家建设贡献力量。”

“特此通报,以兹鼓励!”

……

厂里宣传科通报冯睿晋升六级钳工,还大加表扬了一番。

一时间。

原本那些正准备上班的轧钢厂职工。

瞬间就炸锅了。

“什么?冯睿晋升六级钳工了?这怎么可能?我记得第一车间的易中海师傅好像也就八级钳工吧?他五十多岁了才八级,这冯睿好像也就二十来岁啊。”

“年纪轻轻就晋升六级钳工,这小子以后前途无量啊!”

“晋升六级钳工,工资一个七十四块钱,冯睿的小日子越来越好了。”

……

很多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感到很震惊。

瞬间就沸腾了。

“刘师傅,可以啊,我没记错,这冯睿应该是你们院子里的吧,想不到啊,你们院子还真是卧虎藏龙。”

“是啊,年纪轻轻就晋升六级钳工,以后的路肯定会走得很远,恭喜你们了,刘师傅。”

“恭喜恭喜,刘师傅,有冯睿邻居,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有些认识刘海中的轧钢厂工友从厕所里出来。

在看到刘海中还有许大茂他们时。

顿时不由得上来纷纷恭喜。

刘海中和许大茂两人对视了一眼。

表情非常的滑稽。

甚至可以看到两人那双眼中,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啥?

六级钳工?

冯睿?

“不可能,冯睿这狗杂种的能耐我清楚,这绝对不可能,那杂种不可能通过六级钳工考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