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470章

作者:李无敌

他不知道怎么13样去用自己的心情来表达现在的状况,但是他知道秦淮如没了他就谁都没了。

所以他是万万不能离开的。

正当他颓废的要回到病房里的时候,医生及时将他叫住了。

“是秦淮如的家属吗?”

傻柱点了点头,满脸的疑惑。

医生低头叹了一口气,向傻柱招了招手。

“来我办公室一下。”

傻柱虽然不明白医生什么意思,但是心里也总觉得有些怪异。

一般看到医生脸上这种表情的,估计都没治了吧!

傻柱越想越难受,脸上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两道泪痕。

刚走进办公室的傻柱就立刻抓着医生的手颤抖了起来。

“医生,你是要告诉我噩耗吗?”

医生把手抽了回来,微微叹了一口气,将秦淮如的检查结果放到了傻柱面前。

“不是什么噩耗,但也不是好消息。”

“病人应该是受了很大的刺激,所以她的情况并不太好。”

“如果想要将病人的病治好,恐怕是要去大医院才行。”

傻柱看着眼前的检查结果满脸的迷茫。

现在在这里治病已经是很浪费钱的了,虽然不是在京都的大医院,但至少也算得上是有名的医院了。

若是再去京都大医院看病可就不是现在这个耗费了。

恐怕傻柱就算是倾尽家底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医生,真的没有更好的方法了吗?”

“要是去更好的医院,恐怕我们是支付不起那里的治疗费用的。”

医生摇了摇头。

“我们已经很尽力了,但是我们并没有办法将这种病彻底根除。”

“她的病是精神上的问题,心病还得心药医。”

“现在我们医院还没有那么好的心理医生,必须要去京都大医院才行!”

傻柱礼貌的说了声谢谢,转身离开了医生的办公室。

他现在越来越看不清方向了。

只要秦淮如没有清醒过来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所以傻柱决定先等秦淮如清醒再做打算,看看后续要如何治疗。

正当傻柱在走廊里苦恼的时候,易中海突然出现在了他面前。

“傻柱,你怎么还在医院待着呢?”

傻柱看着易中海的到来,满脸的痛苦。

“别提了,秦淮如的病又出了别的问题,我暂时是回不去了。”

易中海一听这话,脑袋立刻嗡嗡作响。

“你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要为了他们一家人拼死拼活的!”

傻柱更懵了,他本来就被秦淮如的事情烦的够呛,这下听到易中海这么说,更是不知所措了。

“这是什么意思?”

易中海十分钟前的拉着傻柱的手,二话没说就要把他带回去。

可傻柱却在后面用力的挣脱了。

“一大爷,你有话就说呀,到底咋了?”

易中海看着傻柱这傻孩子,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你别忘了她家还有一个在床上躺着的棒梗和一个整天就知道去厕所找饭吃的贾张氏!”

“你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的话,他们两个怎么办?”

这时傻柱才纳过了闷。

“我刚才也方寸大乱,彻底忘了家里还有两个人,我这就跟你回去!”

傻柱立马回到了病房里,查看了一下秦淮如的状态,看着她还正在昏迷当中便掉头就往外跑,拉着易中海就要回家。

“停停停,你还是别拉着我这个老骨头了,你自己跑回去看情况吧,我在后面慢慢走就行!”

傻柱听到这话也没有再为难易中海,转身就跑回了四合院。

看着傻柱离远了,易中海转身回到了病房,看着刚刚从昏迷当中清醒过来的秦淮如立马坐到了他旁边。

“你醒过来了?”

秦淮如看的眼前出现的不是傻柱而是易中海,有些害怕的收起了自己的脑袋,只露出了两个眼睛死死的盯着易中海。

“怎么是你?”

易中海笑了笑,毫不客气的从旁边拿起了水钢喝了一大口水。

“不用太惊讶,傻柱回家替你照顾家里面那两位900去了。”

此时的秦淮如情绪和精神都是正常的,听到易中海这么说反而放松了很多。

“那就好!”

听到易中海这么说,易中海直接把手里的水钢砰的一声摔在了桌子上。

“好什么好!”

“要不是你能把傻柱害得这么惨吗?”

“你怎么会精神有问题?”

“莫非真的是平日里坏事干多了,遭到了报应?”

如果平时的秦淮如听到这话,肯定没有什么大的反应,有可能直接回怼回去了。

但是此时的秦淮如情绪十分脆弱,听到报应二字的时候浑身开始剧烈的颤抖。

“不是报应!这一切都不是报应!”

看着秦淮如这个样子,易中海十分的无奈,站起身来就要离开。

刚朝着门口走了两步便又停顿了下来。

“我要是你的话就不再这么恬不知耻的祸害别人了!”

随后易中海直接离开了病房。

秦淮如把自己整个人包在了被子里,大声的嘶吼和抖着,直到医生,护士全部冲了进来,再次为她注射了镇定剂,又给她服用了一剂量的药物,这才让易中海整个人的情绪都稳定了下来…….

028.给冯宝宝玩具,许大茂找治疗!【3/15求自订】

重回四合院的傻柱第一时间就去厕所寻找贾张氏了。

果不其然,贾张氏正在厕所里吃的不亦乐乎。

傻柱没办法,只能赶紧把她叫了回去。

贾张氏吃的十分快乐,整个人摸着肚子,高高兴兴的回了家。

走到家门口傻柱和贾张氏正好碰到了从里面出来的阎阜贵。

阎阜贵看到有了个正常人,赶紧像抓到了一颗救命稻草一般,直接把傻柱拉到了一旁。

“秦淮如的状态怎么样了?”

傻柱微微摇了摇头,表示不太乐观。

“唉,要是真的身子骨不好了,也只能受着。”

阎阜贵同情的拍了拍傻柱的肩膀,随后一脸为难的看向了他。

“是这样的,平日里我都过来帮助棒梗补习功课,还有冉老师也会时不时的来。”

“但是现在女主人都不在家,我这么突然的打扰恐怕不太好,所以……”

虽然平日里傻柱脑子转不过弯来,但是今天他也听出来了阎阜贵的言外之意。

不就是想要好处吗?

对于平日里秦淮如总是给阎阜贵好处的事情,傻柱早就见怪不怪了,所以他也没有当回事儿。

这一次听到阎阜贵这么直白的说这样的话,他才想起来了。

果真这白眼狼都是胃不饱的!

“三大爷,你就按时过来给孩子补课,我会替秦淮如看着他的,至于今天……”

傻柱说完之后,从兜里掏出来了五块钱,直接塞到了阎阜贵的手里。

“这段时间恐怕都得拜托你和冉老师的照顾了。”

阎阜贵赶紧把那五块钱揣到了兜里,乐呵呵的拍了拍傻柱的肩膀。

“放心吧,柱子,这件事情有我没问题的!”

看着阎阜贵拍着胸脯保证的样子,啥住只觉得十分的可笑。

不过这院子里的哪一个人不是为了利益而生的?

“那就太谢谢三大爷了,我赶紧回去处理一下他们家里的事儿,晚一点儿还得去医院看秦淮如呢々~。”

阎阜贵笑着刚要走,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来。

“哦,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