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488章

作者:李无敌

“他现在不仅仅是八级钳工,还是车间主任,也管理着食堂,就这样的年轻人才那可是厂子里可遇不可求的呀,自然对您老的胃口。”

老裁缝笑了笑,直接走到了冯睿面前,然后把手里的一个大袋子递给了他。

“过年你们突如其来的拜访也是我没有想到的,这个就当是我送给孩子的新年礼物了,你必须要收下!”

冯睿点了点头,没有拒绝,直接接过了老裁缝手中的袋子把礼物收下了。

随后老裁缝又回到了刚才的位置叼了一根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不过我还是有点问题想问问你的。”

“我从来没有跟你们说过我家里的位置,你们又是如何找到我家里的呢?”

冯睿这才把那天发生的事情原封不动的告诉了老裁缝。

这种事情别说是老裁缝了,冯睿自己复述一遍都觉得很离谱。

他不祈祷老裁缝能够相信,只不过他并没有想要撒谎欺骗眼前的人罢了。

李副厂长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可是却全然没有相信的样子在一旁开着玩笑,对冯睿打趣道。

“那你闺女可真是神了,这种事情她都能办到!”

“要我说你生出来就是个天才啊,估计以后长大了随你。”

一旁的老裁缝也笑了,两只眼睛眯在一起,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我就说我跟这孩子有缘分,我家里那几个小子还不信!”

“果真是这孩子带你们去的!”

“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是觉得这孩子肯定跟别人不一般,总之以后你们多带孩子过来看看我。”

“我这老头子若不是赶上逢年过节,家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冯睿赶紧答应了老裁缝的要求。

都已经这么大年纪了,也没有必要再去反驳什么。

他看得出这老裁缝也是能活一天算一天的了。

“那自然是没问题的,有时间我一定带着妻子和闺女去看你。”

老裁缝突然想到什么,严肃的看着眼前的冯睿。

“也别找时间了,就今天吧!”

“今天你下班回去就带着他们俩过来到我店里跟我说说话,我有个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老裁缝说完这句话之后和李副厂长又寒暄了几句,随后便离开了轧钢厂. ...

李副厂长没过多的询问关于老裁缝的事儿就让冯睿回去工作了。

他自己心里面是明白的。

关于这种事情他无需多问,毕竟是人家的私事。况且和他也没有多大关系。

冯睿将这件事情记在了心上,下班后就直接回家,带着冯宝宝和岳绮罗来到了老裁缝的裁缝店里。

到了店里,几个人简单的打了个招呼,老裁缝就把自己做的几个布娃娃全部拿了出来,放到了冯宝宝面前让她挑选。

冯宝宝开心的选了几个布娃娃,随后又和老裁缝玩儿了一会儿,这才困得睡着了。

老裁缝看着冯宝宝的睡颜,满脸的宠溺。

“这孩子真是个福星,自从看见她,我觉得我的病都好了。”

“不瞒你们说,我是有癌症的人,这家店我一直不肯放弃,就是因为这是我们祖祖辈辈的心血。”

“可我那几个孩子不争气,没有一个人想要接手我这家店,所以我才这么坚持,否则我也应该是到了颐养千年的年纪,不应该在这里继续奋斗了。”

听到老裁缝这么说,冯睿这才明白了为何他这么大年纪还在这里打拼的原因。

“那您今天这么着急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儿呢?”

老裁缝笑着从一旁拿出来了几3.4样东西,一一摆在了冯睿面前。

“我这家店是个老字号了,盘出去也是个很高的价格。”

“我那几个孩子都不往这方面发展,我也没办法逼迫他们,但是我希望有个人能够继承我的衣钵。”

“可惜冯宝宝年纪太小,就算我和她有眼缘,我也不能教给她什么了。”

“我知道自己时日不多,所以就想把这家店交给你。”

冯睿一时间受宠若惊。

“为什么要这么做?”

老裁缝笑了笑,满脸的无奈。

“我很信任你们,所以我不需要你们给我钱,只要这家店可以一直在就好!”

“我会让我的小徒弟在店里打理,但是需要你帮他镇住这里。”.

046.冉秋叶来四合院找傻柱!

“那为什么这个人一定是我呢?”

冯睿真的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他和眼前的老人虽然说相聊甚欢,但是也不至于能即刻继承他的东西。

老裁缝笑了笑,看着眼前的冯睿满脸的宠溺。

“因为我和你闺女是有缘分的。”

“前一段时间我的一个老伙计走了,我一直觉得自从他走了之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和我灵魂契合的人了。”

“不过自从见到了冯宝宝,我才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是有这种人的,你们相信缘分吗?至少我是相信的!”

“我相信在这件事情上我和冯宝宝是有一定的默契,所以我相信我可以把这家店留给她。”

“也许是我老了,所以会对这些乱七八糟的有了一定的迷信,但我这辈子看人没出过错,我相信你们一家三口都是好人。”

听见了眼前这老裁缝这么说,岳绮罗在一旁满脸的悲伤。

她甚至不知道眼前这老裁缝居然还有这么多故事,也万万没有想到她和自己女儿灵魂契合居然13是因为这些。

看着旁边的冯睿一而再,再而三的犹豫,岳绮罗也在旁边帮忙说起来话。

“既然老裁缝有这样的想法,那不如我们就答应下来吧。”

“毕竟这件事情老裁缝都已经亲自来求你了,要是不答应的话确实也有些不太好了。”

没想到岳绮罗的话却让身旁的老裁缝有些不高兴了,连忙摇了摇头,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这说的可不在理,我完全不是因为面子的问题,我只是单纯的觉得我这家店后继无人是个很可惜的事儿,你们若是可怜我的话倒不必接受我这家店。”

冯睿看到老裁缝生气了,连忙拉了拉身旁的岳绮罗,随后笑着对老裁缝开了口。

“我们也没有别的意思,既然你这么诚恳,又没有恶意,我们自然不会拒绝的。”

“这种好事恐怕落在谁头上,谁都会高兴的不得了,但是我想要得到一个保障。”

老裁缝有些疑惑。

他不知道眼前这冯睿说的是什么意思。

但是无论怎样他都要听了,既然他已经将转让店铺的话说了出来,这件事情他自然是要问清楚才行。

“你有什么疑惑尽管提就好,我倒是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只是希望有人帮我经营好这里。”

“我那小徒弟年纪尚小,没有读过什么书,我害怕他会在做生意的路上遇到什么麻烦,如果有你们的帮衬那自然是最好的。”

冯睿也明白了老裁缝的意思,仔细看了看他拿出来的东西。

所有的手续和证件都在,也都齐全,这家店是一个百年老字号,合理合法的经营倒也不会出什么差错。

只不过冯睿觉得这家店若是这么突兀的被他们接受很有可能会被这老裁缝的儿女找麻烦。

毕竟他们才是合法的继承人。

若是到时候被找了麻烦,那就什么都说不清了。

至少他要让老裁缝给一个法律保障能让他们通过正常的途径得到这家店面才行。

“这家店我希望您可以给我立个字据,然我们一起去进行公证。”

“毕竟这家店是您家祖传的,又是百年老字号,我这么突兀的拿到手里的确不太合适,再加上你有一个亲传的徒弟,其实更应该把这家店给他才是。”

“不过他年纪尚小,我可以替他代为保管,至于我想要公正最大的原因便是您的儿女那里,若是他们过来找麻烦,我也要有一个法律依据证明东西是我的,不会被他们抢走才行。”

“否则无论是您的徒弟还是我们到时候都难免会被欺负,而且是有苦难言。”

老裁缝眼里更透露出了欣赏。

他时日不多了,在临走之前能遇上这么被他欣赏的年轻人,那可真的是好事一桩。

这么多年,他的儿子们从来没有尽过多大的孝道。

但是现在他有一个非常好的徒弟,有遇上了肯帮忙的人,那自然是他的好福气。

“没问题,我这两天就把东西准备好,有时间的话你就尽快过来,我早点把东西过户给你,这样也算是了却了我一桩心愿,否则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

一家三口从这里离开,岳绮罗一路上心事重重。

冯睿看出来了她烦恼,但是并没有过多的安慰。

她也知道岳绮罗在感叹这人世间的不公,不过这一切都不是他们能够改变的。

现在能改变自己已经是实属不易了,再去改变别人可能会有些困难。

“不用这么伤心,老裁缝是个好人,以后他会遇上更好的机会和未来,希望他之后能投胎个好人家,不用再这么难受了。”

“不过这也是他的归宿和命运,我们没办法帮他改变,最后也是他自己做的选择,我们只用尊重就好。”

一家三口虽然沉重,但至少也是帮了老裁缝的忙,便赶紧回家休息去了。

第二天一早。

冉秋叶拎着水917果来到了四合院。

傻柱很早就去小酒馆了,今天他要早点去酒馆里帮忙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