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499章

作者:李无敌

一大爷笑了,气愤而又恼火。

“我凭什么原谅你?你认为你是谁?要是不想让我发脾气的话就赶紧从这里离开,别再让我看到你了。”

面对一大爷的话,秦淮如多少也有点害怕,转身便离开了这里,留下一大爷自己一个人静静地看着天上的明月,想着傻柱和自己的事。

没有了傻柱的日子,一大爷觉得很是枯燥和乏味。

但时间也慢慢抚平了他的难过,所有人都回归到了正常的生活里,渐渐地事情就随着时间慢慢地被人淡忘了。

正在扎钢厂的冯睿突然迎来了一个大麻烦。

这大麻烦不是别人,正是那老裁缝的儿子惹来的麻烦。

原本冯睿正好好地在厂子里看文件办公。

他想着早一点回家陪一陪冯宝宝和岳绮罗,可没想到办公室里的他意外地听到保安说门口有人闹事,瞬间明白了什么。

他早就能够预料到会有这一天,但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就到来了。

虽然冯睿也不想面对这种事情,但他还是走了出去决定要将这件事情处理掉,至少不能影响到厂子里的正常生产生活。

来到门口的冯睿看到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还抱着两个孩子,那男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冯睿直接朝着他们走了过去,可却被门口的保安直接拦了下来。

“冯主任,这可不行啊,我们是保安,就得要照顾你的生命安全,那一家子明显就不像是什么好人,你自己一个人去面对,实在是太冒险了,咱们还是想一个好解决的办法吧。”

冯睿知道这保安是好心,也是为了自己着想,不过这保安的确是不太了解自己的,以他的性格又怎么可能会受得了欺负呢?

正当冯睿想着该如何和眼前的人做解930释的时候,突然熟悉的刘叔走了过来,拍了拍那个拦着冯睿的年轻保安说道。

“不用管这小子,这小子有自己的主意和想法,你是拦不住的,总之他不可能受委屈就是了,你去忙你的吧,这样有我们,不用操心。”

那年轻的保安听到刘叔这么说,点了点头便离开这里,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冯睿感激的朝着刘叔点了一下头,而刘叔则是直接坐在门口都端着茶杯喝起了茶。

刘叔在那里一脸看好戏的模样,惹得冯睿差点笑出声,没想到这刘叔对自己竟然这么放心。

那男人终于看到了自己想见到的人,拍了拍屁股上的土站起来,朝着冯睿就走了过来,眼神里充满了不友好。

“你就是冯睿吧,久仰大名啊,能这么有本事得到我老爹的遗产的人果然是不一般,没想到竟然还是这厂子里的小领导,说说吧,你要如何给我们个解释?”

冯睿的确不怕眼前的人,但是他也不愿意和眼前的人多说什么,只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是在废话。

“没什么可解释的。”

那男人瞬间就急了.

062.我爹的遗产你敢抢?你在想屁吃!

“你凭什么不解释?”

“那是我爹的遗产,你轻易拿走了,让我们怎么办?”

“等了这么多年,他这老不死的终于有点儿动静了,你居然还跟我们争抢东西。”

冯睿这下是明白为什么当初老裁缝非要执意把东西给他了,果然把自己的遗产留给一群完全没有交集的人也是好过给一群白眼狼留下的,这话还真是事实!

“我没有打算跟你们抢东西,老裁缝是合法把东西给我的,我也是正常收在了自己名下。”

“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去找相关部门了解,来找我的话,没有任何解决办法,只能是无限的死循环,所以我劝你们好好地思考一下。”

听见冯睿说了这么一大堆,这男人突然有一些哑口无言了。

不知道为啥,冯睿说的话十分有道理。

“别以为你说的这些话我就真的能相信,即使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我也不会轻而易举地就让你得逞的!”

“总之你肯定是给我家那老头子下了什么迷魂药,才让他心甘情愿地把那么大的产业转让到你手里,还是无偿的,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

“说说吧,你们两个私底下到底有什么不正常的交易好让我们能够听听,或者说你是胁迫我爹的。”

冯睿真的很无奈,面对这种蛮不讲理的人,他恐怕是真的不知道会和他们说什么了。

“你能不能动动你的脑子?”

那男人听到冯睿这么说,直接就撸起了袖子,准备要动手了。

不远处的那个年轻小保安到这一幕慌忙的就跑了过来。

他对冯睿的印象极好,而且冯睿这个人从来不计较得失,平日里对他们每个人都好得不得了,若是冯睿出了什么问题,那他是第一个不干的人。

可是这一次与方才是相同的结局,他又一次被刘叔给拉住了,小保安这一次有些着急了,不高兴地看着刘叔。

“刘叔,你看看他都已经咋样了,你咋还不让我插手呢々~?”

“要是一会儿他被人打了咋办?我心里可是过意不去的呀。”

刘叔笑了笑,然后将小保安拉到了自己身旁。

“你为什么这么心甘情愿地喜欢他,不就是他有过人之处吗?”

“所以你相信我就好了,他是不可能出问题的,不管有什么问题,他自己都能迎刃而解,不需要你为他操心。”

小保安又一次相信了刘叔,静静地走到了一旁,想要观察着这局势的发展。

正在此时。

那男人直接一拳朝着冯睿砸了过去。

而冯睿却完全没有动静。

小保安急了,冲上去就要把冯睿拦在身后。冯睿这下便赶紧挪动了下身子,将小保安挡在了身后,另一只手则是迅速地接住了那男人的拳头,将他的拳头紧紧地捏在了自己的手心之中。

“你应该听刘叔的话,不过来掺和,我是不可能受到任何伤害的。”

小保安瞬间感觉到了一丝尴尬,刚要给身前的男人道歉,就看到远处走过来的李副厂长,赶紧走过去迎接着厂长的到来。

男人手被冯睿捏得生疼。整个人都动弹不得了,只能开始求饶。

求人是人在这个时候的本能,而冯睿也没有再于他纠缠,迅速地就放开了他的手。那男人瞬间就像解放了一样,赶紧揉着自己的手腕两只眼睛充满着怒气。

“好啊,你竟然还深藏不露,没想到你手劲儿这么大,看来我这次是真的打不过你了,对吧?”

“我看走过来的应该是你的领导,今天我若是不找回个公道,我跟你姓,你等着,我一定会和你们领导告你的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那男人看到李副厂长朝着他们姗姗走了,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朝着李副厂长走了过去,还顺便伸出了手,想要和李副厂长套个近乎。

这男人是老裁缝的大儿子,没什么本事,每天除了吃喝玩乐,就是会讨好所谓这些有本事的人们。

不过他的这些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好处,反而徒增了许多烦恼,在平日里的生活当中,他总是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大人物,时不时就要自掏腰包请他们吃顿饭,这也让老裁缝很是生气,觉得自己这儿子不中用,也不听话。

而他另外一个小儿子对这一切则是不闻不问,他宁愿和自己女朋友共度一生脱离这样的家庭,也不愿意和他们在一起说三道四。

由于二儿子对家产争夺的退出,直接导致了此时老大这么威风的模样。

不说别的,就对于手中的这一整个店铺,老大儿子就已经锤炼已久了。

老裁缝此时已经在病床上苦苦挣扎了很久。

在他生命垂危的时刻,大儿子选择了去争夺自己想要的东西,老裁缝才一直吊着这口气,不想让他去麻烦冯睿。

可就在前两天,老裁缝撑不住了,他没了办法,只能先行一步,告别了这个世界。

对于这件事情,冯睿他们并不知情。

因为老裁缝的大儿子对冯睿有着很严重的怨恨,自然是不愿意让他出现在自己父亲的葬礼。

这很快葬礼办完之后,大儿子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来找冯睿要讨个说法,把他爹所有的东西都从这里夺(诺好的)回去。

虽然这件事情也是冯睿后来才知道的,但是当时的他早就已经猜到了这样的结果,所以自然是不会把东西交给老裁缝的大儿子的。

因为家里若是不出什么问题,老裁缝一定不会将自己店铺已经转让的事实告诉别人,尤其是他这样的不孝子!

李副厂长观察了这里已经已久了,他虽然不明白冯睿和老裁缝之间到底什么关系,但是他相信冯睿不是那样一个贪财的人。

毕竟冯睿也不缺钱,他为了这么一个东西,最后闹得自己身败名裂,是真的不至于。

“.々这位小兄弟,你今天来我们厂子里这么闹,对我们厂子里的生意和损失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秆。”

“虽然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是也希望你能为我们厂子着想。”.

063.冯宝宝生病,学会走路了!

“这里的一切如果出了任何问题,都不是你能够赔偿和负责任的。”

男人听到这话有些意外,他没想到看上去人模狗样的领导竟然又是一个帮着林冯睿的人。

这下他算是明白了。

自己在这里就算怎么闹也不会让冯睿丢掉工作,有可能到最后适得其反罢了。

没了办法,那男人只能痛恨地离开了这里。别走之前又被冯睿放下了几句狠话,这才不甘心地走了。

对于冯睿之间事情已经很久都没有八卦的李副厂长突然八卦了起来,不为别的,他就想知道老裁缝为什么要把自己那么有名的店铺交给一个实实在在的行外人。

冯睿对于这样的问题选择了避而不谈。

他知道自己就算回答了,也不一定能够得到眼前李副厂长得满意。

像他这种已经在这里面混迹多年的人,自然是以为冯睿在说客套话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就不如乖乖闭嘴。

傻柱不屑一顾地和李厂长说了事情的实际,以免让李副厂长对他有更深的误会。

李副厂长虽然好奇,但是看到冯睿没有愿意回答自己的问题的时候,便也不再逼他了,放下了心,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930

事情得以解决,冯睿也没在想什么,回到家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可是刚进家门的冯睿就被眼前这一幕吓到了。

家里十分的乱,好像遭遇了什么抢劫一般。

他赶紧冲了进去,第一反应就是冯宝宝和岳绮罗不要出任何危险。

等他进了屋里才发现冯宝宝和岳绮罗没有出现任何危险,反而还好得很。

“这是怎么回事?家里面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不放心的冯睿还是询问了起来,想要岳绮罗给他一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