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500章

作者:李无敌

岳绮罗点了点头,脸色有些凝重。

“今天冯宝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起了高烧,而且还一直像现在这种模样,睡觉,昏迷不醒,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听到岳绮罗这么说,冯睿有些慌张。

他也从来不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高烧昏迷不醒可以医治,那冯宝宝怎么可能治疗不了呢?

“那你为什么没有送她去医院,还在家里等什么呢?”

“你都治疗不了(bdde),那还有什么办法呢?赶紧带她去医院吧。”

说完后,冯睿就走到了冯宝宝面前,想要抱着她去医院,可是岳绮罗又将冯睿拦住了。

“没有用的,就算你送去医院,结果也只能是一样的。”

“我已经给她做过系统仔细地检查了,这个样子活不了几天了,我希望你能够做好心理准备。”

听到这话,冯睿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他没有给冯宝宝亲自看病,但也很相信自己妻子所说的话都是事实。

瞬间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一下子失去了方向。

前段时间冯宝宝还活蹦乱跳,没有任何问题呢,为何今天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难不成是出了什么意外吗?

越想冯睿心里越乱,忍不住做到一旁开始分析其这几天的事情了。

“最近她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而且但凡我能够帮她的都帮助他了,她现在身体应该是越来越好才对,为什么会越来越坏呢?”

“难不成是我的方向错了,害死了她。”

岳绮罗听了冯睿越说越离谱,一下子尴尬了,赶紧宽慰地给他解释了起来。

“没你想象得这么严重,她的确是高烧了,但是后来我帮她治好了,然后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林峰刚刚放下的心又被揪了起来,瞬间盯着眼前的岳绮罗。

“什么很奇怪的事情,你直接跟我说好了,我有心理准备。”

岳绮罗笑了笑,抱着冯宝宝让她从床上走了下来。

冯宝宝高兴了。来回在屋子里乱跑,整个人就像一个可爱的小企鹅,摇摇晃晃的。最后直接冲进了冯睿的怀里。

冯睿看呆了,对自己的闺女很是喜爱,宠溺万分之余。

突然他意识到了什么,惊讶地盯着身旁的乐器了,而岳绮罗则是充满笑意的朝着冯睿点了点头。

冯睿整个人都快懵了。一股说不出来的喜悦由内而外地爆发了出来。

“我刚刚没有看错吧,冯宝宝这是会走路了,对吗?”

“这次发烧让他有了这样的能力,他现在才几个月而已。就已经能够走得这么好了。可能是我闺女不一般啊。”

冯睿高兴的抱着冯宝宝开始转起了圈,岳绮罗在一旁则是幸福地看着父女两个。

看来这真的是会让她感到幸福的时刻的。

一家三口为了庆祝这件事情,冯睿决定要在院子里请客,让大家伙一起都跟他感受一下喜悦。

岳绮罗觉得冯睿只是在炫耀,而这一次冯睿也没有避免的,就承认了自己炫耀之情。

“这一次我就是在炫耀,我想要所有人都看一看我们冯宝宝有多么厉害。”

“所以你也不用觉得有什么负担这一切,就是我们总归是要面对的,更何况我们主动承认了冯宝宝的厉害,总比别的人以后有别有用心之情更好吧。”

岳绮罗听懂了冯睿说的话,满意地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这也是在变相地保护她。”

“那是自然!保护孩子有很多种方法,这种方法我认为是个很好的方法,毕竟我们用这样的方法能让大家伙明白我们对他的保护和期待,也能让大家知道这是他自己的天赋。”

“到时候就不会有别有用心之人想要拿这个大做文章了,至少我们为了他努力过,不是吗?”

夫妻两个人共同有了这样的想法,那么他们就要着手准备为冯宝宝日本这场酒席了,此时除了酒席的事情,院子里还有一个事情正在发生,那就是一大爷和一大妈的事。

不知什么时候,一大妈和易中海突然吵了起来。

两个人轰轰烈烈,谁也不愿意放过彼此。

就这样,一大妈把所有的难听的话都说了出来,甚至还重伤到了秦淮如。

不过秦淮如很少看到一大妈这么发脾气,如今见到之后也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哑口无言的在家里面静静的享受着委屈.

064.一大妈与易老狗发生争执!

贾张氏已经是一个不幸的人了,她没有想到自己的最后结局竟然要停在了这里。

正当她在家里忧愁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外面对秦淮茹的辱骂,瞬间贾张氏就恼火了起来。虽然他已经这个样子了,但依旧不会允许别人伤害到秦淮如。

这么大年纪的贾张氏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放下。

“秦淮如,不用完全忍着,跟妈出去找他们算账,凭啥这么说你?”

听见贾张氏费劲地将这些话说出来的时候,秦淮如内心突然像被什么东西触碰到了,一下子变得柔软而又脆弱起来,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不用和他们一般见识的,他们俩两口吵架而已,虽然离婚了,但一大妈肯定没有放下一大爷。”

“而且当初那件事情确实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他们了。他们若是骂就骂去吧,我不会说什么的。”

贾张氏看到秦淮如眼里有了泪花,她满脸也露出了心疼,摸着勤快如动手,开始颤颤悠悠地说起了话。这些话充满着忏悔之一。

“先前我对你那么不好,也都是有原因的,你那么做确实伤害到了不少人,包括傻柱,所以有的时候我也是在为你~好好地洗清罪过。”

“不过现在我知道这件事情跟你无关,你和傻柱之间的事情就要自己去解决才-对。”

“那天晚上我能看出来,如果不是刘海中的老家伙一直逼你的话,你是不会这个样子的,我说得对吗?”

秦淮如委屈了抱着傻柱一样的贾张氏鼻涕眼泪全部存在了他的领口周围。

贾张氏早就是个不爱干净的人了,浑身臭熏熏的。

所以秦淮如鼻子通气之后就赶紧离开了家正式的怀抱。

步步贾张氏则是留出了这最后的余温,他想要好好的记住这里的一切。

这里的一切的美好,都是他之后遇不见的了。

贾张氏不管不顾地就冲了出去,她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外面的太阳了,为了能让自己的病好一些,她也努力的在家里面克制着不让自己到处乱跑,偷吃东西。

可是白天一天不吃东西的菜,到了夜晚就会感觉自己饥肠辘辘。

我的没办法忍受,所以每当夜晚她都还是忍不住会跑到厕所里翻找着东西吃。但至少也不会再让别人看到了,不麻烦别人。就是她现在最做得最好的事情了。

“你们老两口吵架干嘛非要扯上我儿媳妇儿,我儿媳妇不管怎么样也都是为了我们这一家人想找易中海拿点儿粮食吃,他没有什么就算了,就不要再这样跟易中海吵架了,吵来吵去的也没有任何的结果。”

两个人听到贾张氏的声音都安静了许多,不约而同地回过头去看着不远处走来的那个胖女人。

准确地说是个老人了。

她脸上已经出现了很明显的皱纹,岁月在她的头发和她的脸上都留下了痕迹。

这是让所有人都无法避免的事情。

假装是也没有办法逃避,不过他依旧还是努力地让自己精神了一下。

易中海撇了贾张氏,很快就把刚才的惊讶收了起来,然后继续与一大妈争吵着。

他生气的点在于一大妈对自己毫无信任,这么多年的夫妻竟然抵不过一晚上的流言蜚语,而一大妈则觉得易中海就是在小题大做,二人都已经离婚,为何又要来找她讨论这样无聊的问题?

“我就是觉得你应该要和那个女人保持距离,不管你们两个有什么,至少你也给自己的生命里留下点儿好的口碑,别再这么荒诞下去了。你看看你现在这个鬼样子,一点都不值得别人心疼。”

易中海也不甘示弱的和一大妈理论了起来。

“你管不着我!现在做什么算我和秦淮如有什么你也不会知道的。”

“再说了,现在我就算找一屋子的女人,那你有什么办法吗?”

“你要是吃醋了就直说是,不过我是不会和你和好的。”

二人一直在喋喋不休的成长刘海中走出来,开始给二人添油加醋,恨不得让他们两个再进一步的争吵。

· ···求鲜花··· ····

“你们两个这么吵,压根儿就没有意思,都已经离婚了,吵来吵去不就是那点破事儿吗!”

“要我说你们两个干脆和好得了,要不然你们吵到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难不成就是为了过过嘴瘾?”

“反正傻柱是不可能照顾你们两个其中的任何一个人,我劝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别再为了他喋喋不休她了,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此时的易中海和身旁的一位大妈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立刻把矛头对准了旁边看戏的刘海中。

一大妈率先开了口。

“刘海中,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

......... ... 0

“别人吵架你也要掺和一下什么?再说了,我们两个吵架和你有关系吗?”

“我是真不明白了,你在这里掺和着一下是很高兴还是怎么的,怪不得这种人能够进去。我看啊,你这就是自找的!”

“别说什么好的和不好的,总之你这个人人品不咋地,就没有人愿意跟你有什么往来。”

易中海在旁边默默地给一大妈点了个赞,然后又在旁边接上了话茬。

“就是!我看你这小子就是故意的,这么长时间我没愿意搭理你,现在傻柱也不在院子里了,我就可以好好的教育你了,是不是?”

“哦,对了,我现在并没有非要让傻柱给我养老,这院子里这么多人,难不成我就非要贴着他一个人不行吗?你别太天真了。”

一大妈听到身旁留易中海是这么说,一时间愣住了,突然她也想到了什么似的,明白地笑了笑。

这院子里这么多人,为什么非要等着傻柱给自己养老的?

难不成就不能换个目标了?

外面吵得不可开交,岳绮罗只觉得耳朵疼。

这院子里没有一天可以安静的待着。

幸好冯宝宝脾气温和,即使有的时候会不高兴。

但绝大部分她还是很听话的,否则约起了一定会疯的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