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503章

作者:李无敌

棒梗没有再理会自己的妈妈,不管不顾地就夺门而出。

没想到棒梗竟然撞到了拿着行李回来的傻柱。

此时的傻柱就站在秦淮如家门口,死死的打量着眼前要离开家的棒梗,满脸的失望和无奈。

“那边的生活条件也是很好的,每天有吃有喝,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跑回来。”

“刚才你和你妈妈的对话我都听到了,于情于理,我都不应该说你什么,但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有多过分?”

“你偷别人的东西,还想要逃避,你觉得这件事情是对的吗?”

棒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他现在也很痛恨傻柱,别人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但他心里是最明白的。

原本他是想跟着傻住一起出去锻炼的,可是到了目的地之后却发现那个地方比他们四合院里更加穷困潦倒,生活的水平简直是让人唾弃!

棒梗本来就不是一个公子哥,所以他对这一切倒也没有什么反感,可是没想到他刚到了那里,分给他的房间竟然是一个破旧的柴房!

用傻柱的话,就是现在没有多余的房间,想要房间的话,就要过几天才行。

就这样棒梗在这寒风刺骨的夜晚,在柴房度过了一夜,没有任何的温暖气息,他只能安静的一个人熬过这夜晚。

第二天一大早,棒梗本来以为他是可以就回一个正常的房间了,所以满(bdde)怀期待地找到了傻柱。

可是傻柱忙得不可开交,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孩子在这里来回乱逛,甚至棒梗还被人嫌弃,觉得他碍事又碍眼。

这让棒梗仅有的自尊心一下子磨灭了,他甚至觉得傻柱同意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报复他。

种种的念想在他头脑里开始扎根。

慢慢地他越来越难过,随之转身逃离了这里,回家的路上更是艰辛,他没有钱也不认路,只能一个人默默地在马路上招手等待着那些车能够驻足停一下。

终于棒梗被垃圾车带回了京都,而后又花费了半天的时间。

他凭着自己的记忆赶回了家。

这件事情对于棒梗来说就是耻辱。

他后背就好像被狠狠地刺了一下。

傻柱甚至觉得这一次出门是秦淮如和傻柱二人共同对自己的欺负!

他觉得自己妈妈就是想拿自己去给傻柱献殷勤,好留住这一个男人,这也是为何傻柱那么痛恨他妈,甚至说出那么难听话的原因。

至少傻柱这么说了,就代表他心里是这么想的。

“棒梗我已经跟你说过了,让你在那里耐心一点儿,我会给你争取一个很好的居住环境,可是你为什么不相信我自己独自离开?”

“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我们没有完成最终的工作任务,导致现在要想办法去弥补。”

棒梗快速地摇了摇头。

“千万别把什么事情都强加在我身上,我不懂,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那你的环境都那样了,你们也没有人管我。”

“我以为你们压根不会发现我的离开,没想到我的离开还是惊动到了你们,就是因为这个给你们带来了困扰,那我倒是可以和你们说声抱歉。”

“可我是绝对不会像你们这种黑暗势力低头的。”

跟傻柱回来找棒梗算账的饭友金瞬间就怒了,撸起袖子就要朝着放上去,傻柱赶紧拦住了范友金。

“这还是个孩子,不用跟他一般见识。他掀不起什么风浪来,现在我们应该要讲一下如何和冯睿教的,他好不容易帮我争取来的两个名额。就这么浪费掉了,他应该也不太好跟领导说的。”

饭有间一下子犯了难,别说是傻住了,就连他都觉得过意不去,大家去的时候想得好好的,没想到就这么突然起来的,回来了。

“那我们还能再次过去吗?如果能过去的话,我们还是回去继续工作吧。否则就这么浪费了人家的心思和人情,也不好日后和家人相处了。”.

069.棒梗怨恨秦淮如,当妈的没有教育好!

傻柱陷入了沉思,这件事情恐怕只能等冯睿回来再做决定了。

至少冯睿现在是厂子里厂长很信任的人,如果要是有什么变动的话,问他应该可以有一个比较好的主意。

二人静静地等着冯睿回到了家,随后又把棒梗偷东西的事情告诉了他。

这下棒梗承认了自己偷东西的事实又将剩下的零钱全部还给了冯睿,冯睿决定要原谅眼前的人,他也没打算和一个孩子计较钱的事情,他不缺钱,只不过他不能让孩~子学会这样的东西。

棒梗没了手里的钱,也没了资源,整个人只能默默地回家-去他。

在外面的范有金和傻柱开始询问冯睿关于他们这次事件的解决办法。

冯睿想了想,别让二人先回家了。

他决定明天亲自和厂长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有好转的机会,能让两个人再次踏上去外面工作的机会,虽然这次工作只有短短的一个星期,但是冯睿知道这一个星期,有的时候是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只要他肯去,回来了就一定有优待,所以他才会让棒梗去试一试的。

没有人会和自己的未来过不去,尤其像棒梗这种之后要和冉秋叶一直在一起的人,更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和头脑了。

第二天一大早冯睿就直接去找到了厂长,两个人聊过之后,决定再给他们一次出去学习见识的机会。

这次的冯睿也直接写了一份保证书,保证这两个人不会再像这一次将工作不管不顾地放下,返回来了。

看着写完保证书的冯睿,厂长有些不明所以地询问道。

“怎么这一次想着要帮傻柱做点儿什么了?”

“他这个人没有什么脑子,你若是帮他的话也不会有什么好处,所以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冯睿没有避免这个问题,直接想法告诉了眼前的厂长。

“我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只是觉得这件事情总是应该要好好想想的。

“更何况大家都是邻居,不应该看着他们就此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这个机会是很多人争取不来的,我相信他们。也不会再放弃一次。”

厂长赞同地点了点头。

冯睿也没有停留,直接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范友金和傻柱。

二人知道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激。

冯睿没有听他们两个的感谢,转身又回去处理公务了。

二人再次踏上了去外面帮忙做饭的征程。

此时的棒梗正在家里忧郁地看着窗外。

他见傻柱拿着行李再一次离开了四合院,心里变得更加不满意了。

他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被傻柱这么轻易地解决了。

本来以为傻柱会因此承担一些责任,可是没想到他不仅不用承担责任,反而又可以出去寻找机会。

凭什么他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棒梗越想越觉得气愤,可是他又无能为力,转头看到了正在摘菜的秦淮如,便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到了自己妈妈身上。

“人家傻柱又可以出去工作了,回来之后又能挣不少钱,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后悔没有和他在一起啊?”

“是不是我这个当儿子得连累了你的未来和你捞金的机会。”

秦淮如木讷地抬起了头,放下了手中正在清理的野菜,整个人呆滞地盯着说话的棒梗,她没有想过刚才那些话竟然是从棒梗的嘴里说出来的。

“你在说什么?这话也是你能说的吗?我和他有没有什么关系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了。”

“就算我们两个人之间之前在一起过,但是我也从来没有亏待过你,你现在为什么处处针对我?”

“你这样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呢?还是你觉得我这个样子会让别人觉得你很有成就感。”

“你个小兔崽子,终于还是长大了,居然到这么说,你信不信我今天真的把你的腿打,让你少出去和那些狐朋狗友们打交道,乖乖的在家里面好好学习。”

“你要是能学习好了,哪怕就是个瘸子,我也觉得不亏。”

棒梗一下子眼泪花都出来了,整个眼眶湿漉漉的。

· ···求鲜花··· ····

他没想到自己妈妈居然能狠下心来要把自己的腿打折。

他越想越觉得委屈,整个人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不愿意面对自己这样狠心的母亲。

“你就是一个坏妈妈,坏母亲,你一定不是一个好妈妈。”

“我没有见过你这样差劲的母亲,我觉得你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讨厌的人。”

“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了,你最好天天出去找那些男人,不用回来了。”

院子里的隔音本来就不好,再加上棒梗声音这么大,所有人都听到了,大家在家里面议论纷纷,不过谁也没有过去近距离观看。

只有许大茂傻呵呵地跑出来,趴在门框上听母子二人的争吵。

秦淮如是个要面子的人,她知道有人在外面听他们吵架,便把自己的心思收起来了许多,她不想让别人看自己家里的笑话。

棒梗受不了和自己母亲的争吵,转身离开了家。

一向疼爱自己的孙子的贾张氏看到孙子被秦淮如气出了家门,顿时来了脾气。

虽然她说不出来话,但是整个人都充满着对秦淮如的厌恶,甚至觉得他孙子有今天这样的结果都是秦淮如的错!

当妈的没有教育好又能怪谁呢?

秦淮如只觉得委屈,但是也不敢说什么,面对自己婆婆的冷眼相待,她只能静静的抹着眼泪在旁边继续摘菜,准备做饭。

安静的家里突然有了一声巨大的响动。

秦淮如冲到贾张氏房间的时候,才发现她把床旁边床头柜上的东西全部都扔到了地上来表示自己对秦淮如的不满。

秦淮如本来就心烦,一边收拾着屋子,一边对贾张氏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怒意。

她知道贾张氏现在说不出话了,所以无论贾张氏最多也只是哼唧两句,压根不会想之前贾张氏对自己那样的辱骂和愤怒,她才敢对贾张氏说出自己的心里话的。

可就因为他对贾张氏说了很多抱怨的话,贾张氏瞬间觉得自己更加愤怒了丈.

069.贾张氏病危,秦淮如去缴费!

朝着秦淮如就直接扔过去了自己床头柜上面仅剩下的玻璃杯。

那玻璃杯是玻璃的,秦淮茹快速地躲闪了一下,玻璃杯直接掉在了地上。

碎渣子溅的到处都是。

秦淮如满脸的不解,用力地想要看透眼前的贾张氏,可是秦淮如哪里像是现在当家做主的,更多的也是不敢多问,只能静静的收拾着地上的残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