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526章

作者:李无敌

“冯睿,我知道这件事情很突兀,但是我真的想求求你把我们的房子买了吧!”

“现在棒梗的身体这样是需要赶紧治病的,如果没有人买我们的房子,我们哪里有钱给孩子治病呢?”

“虽然这件事有很突兀,也很无理取闹,我也知道你不愿意帮这个忙,也没有义务,但是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给孩子看病。”

听着秦淮如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冯睿这下心中便开始犯嘀咕了。

说实话,一个孩子变成这个样子,他心里也是于心不忍的。

但这终究还是他自己咎由自取,若当初不干那些事儿,冯宝宝又怎么会想着去惩罚他呢?

说到底冯宝宝也是没错,只能说她实在是太善良又太嫉恶如仇了,所以才弄的棒梗变成这个样子。

“我可以帮你这个忙,但是前提咱们得说好,装修好了房子你们可以继续往这里居住,但是这房子是我的。”

“如果有一天咱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不可调解的矛盾,你也不必拿房子说事儿,因为你是拿不回去的,必须要保证房子转让给我才行,否则我是不可能帮你们装修的。”

“而且你现在不就是需要钱吗?我们可以想一个更好的办法,比如把房子装修好之后你们居住,然后棒梗需要为我们家干点儿活儿,抵消他的错过,这种事情你应该不会反对吧?”

其实在冯睿的心里,他是不愿意将贾家的房子买下来的,尤其是家里面现在还有那个大名鼎鼎的贾张氏。

只要有贾张氏在,很多事情那都是个大麻烦963。万一有一天他们家人不认账,到时候就算房子归属于冯睿,他们一定还会胡乱折腾的。

最后折腾来折腾去,只能弄得他们一家人不得安宁,过不上一个安稳的日子,这可不是冯睿想看到的结果。

秦淮如有些没太听懂,云里雾里的盯着冯睿,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

“说实话,我没太听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那到底你是愿不愿意帮这个忙呢?”

冯睿点了点头,虽然件事情冯宝宝没有任何的问题,但也确实是冯宝宝间接导致了一个孩子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他也总不能完全不管。

“这件事情我可以帮你,但前提是这个房子必须归于我,而且你们没有任何的疑义,尤其是你婆婆那里,我不太放心她,所以你要想想办法,让她跟我说一下这件事。”

这下秦淮如心里有些为难了.

014.秦淮如事情暴露!

并不是她不愿意说什么,她确实无话可说,这件事情原本就是瞒着贾张氏过来商量的。

如果真的告诉了贾张氏,那简直就是狼入虎穴,自己自杀式的在作啊!

想到这儿,秦淮如有些尴尬的看向了冯睿。

看着秦淮如这个模样,冯睿就能大概猜到眼前的秦淮如是瞒着贾张氏来说这件事的。

若真的是这样的情况,那他自然是不能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也不能帮秦淮如这个忙了。

虽然他也很不忍心看着一个孩子天天在家受罪,但若是秦淮如做这样的事情,到时候贾张氏是一定不认账的。

如果天天折腾冯睿,冯睿自然也会觉得很麻烦。

“如果贾张氏不知道这件事情的话,那就和她商量好再说吧。”

“你放心,我这个人一向是公私分明的,若是有好买卖我肯定不会不做,所以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你如果害怕我反悔的话,到时候你可以尽管来闹,我是一个很有诚信的人,这一点我相信,你也是很信任我的。”

“只不过,若是贾张氏不知道,我还真是不敢答应你这件事情的,她是什么样的脾气,你比我更了解。”

说完后,冯睿转身就要走。

在他身后不远处的秦淮如瞬间就着急了,大声的把他叫住了,然后快速的冲到了他面前,语气里带有一丝恳求和略微的难堪。

“冯睿,我知道这件事情让你做出来会有一些为难々~。”

“但是我真的不想让你为难,要不然这样好了,你答应我回去一定说服他,我觉得现在先斩后奏是最好解决这件事情的方法了。”

“我真的很害怕她不同意棒梗的治疗,医生都说了,如果近期再不治疗的话,他就会落下终身残疾,我不想这个样子。”

“你也是有孩子的人,求求你看在你们冯宝宝的面子上,帮帮我吧。”

冯睿这个人不是心软的人,当他听到冯宝宝这个名字的时候,自然就有些动心,并且难以把自己的情感了。

若是冯宝宝有一天像这个样子,他肯定就会有些崩溃。

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为人父母他总是会带入点自己的情感。

想到这儿,冯睿便再一次为难的看向了秦秦淮如。

“你真的能保证搞定她吗?若你能保证的话,我才能帮你想这个办法,我也能给你一个好的价格,但若是搞不定她的话,我是真的会害怕她来打扰我的家人,虽然我并不怕她什么,但是我会很麻烦的。”

秦淮如听到这儿快速的点了点头。

“你放心,我一定能说服她的,只要你帮我这个忙。”

听到秦淮如都这么说了,冯睿也没再说什么,这的确是一笔好的买卖。

他们现在急需钱,无论冯睿给多少,他们也是不会拒绝的了。

所以冯睿便开了个价格,甚至是低于之前所有人的房租的价格。

秦淮如却一口答应了,还直接签字画押,表示这件事情很稳妥。

冯睿这下总算是放了心,同意第二天就帮秦淮如他们所住的房子进行装修,然后让他们一家人租住在这里,房租按最低价格。

搞定了一切之后,秦淮如心里总算是踏实了许多,不仅是为棒梗,也为他自己,现在钱在她手里,这房子也算是成了她的东西,毕竟是租的,不会让贾张氏那个人再多说什么。

越想她心里越高兴,便乐呵呵的拿着钱回了家。

回到家的时候让秦淮如没想到的是贾张氏正在门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毕竟这件事情是她趁贾张氏不注意的时候做出来的。

做贼心虚的她也觉得有些不妥,便低着头拿着手里的钱就要回家,可是却被贾张氏拦住了。

“.々你刚才去干什么了?我听人说你去找了冯睿,你不会跟他去谈房子的事情了吧采?”

贾张氏其实是能猜到的,她也知道秦淮如打的什么如意算(诺王好)盘。

不过她认为若是没她的同意,就算她去找了冯睿也不可能完成这项交易,所以她才这么信誓旦旦的在家里静静等她回来。

秦淮如也没说什么,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贾张氏淡定的点了点头。

“没错,我是去跟他谈房子的事情了,而且我们已经谈妥了。”

“房子以后归于冯睿了,跟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也不用再去因为房子的事情跟我争吵。”

听到这话,贾张氏一下子有些崩溃,差一点晕过去,幸好旁边的一大妈直接拉住了她,这才以免让她再次晕过去.

015.刘海中和秦京如的被发现!

可是此时贾张氏只觉得这一切像是在做梦一样,她用力的盯着眼前的秦淮如,却完全看不懂她。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想弄得我家破人亡对不对?你跟我有仇,你也不至于把我的房子卖掉了。”

说完后贾张氏直接冲过去,暴力的从平台热口袋里将她拿到的所有钱都拿了出来。

那些钱洒落了一地,人们看到这一幕之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有的人想上去将钱放到自己口袋里,但最终还是被那贾张氏可怕的目光给吓回去了,谁也没敢这么做。

贾张氏死死的盯着秦淮如,冲上去一把薅住了她的头发,开始把她往地上摁下去,整个人张狂而又暴力。

“一个不要脸的婊子,这么多年对我不好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把我们家房子卖给了别人。”

“当初我儿子鬼迷心窍把房子上面的名字改成了你。”

“可是他也说过,若是没有我的同意,你963是不能卖房子的,你还记得吗?”

秦淮如被贾张氏这么一打自然心里也有些不高兴了,反过身来就把贾张氏也压在了下面,按着她的头大声的嚷了起来。

“你以为只有你有理吗?”

“当初你儿子已经把这房子给我了,我也没有答应你,非要经过你的同意才能处理这个房子,现在为了孩子治病,把房子抵押出去换点儿钱那是理所应当的。”

“我永远都不会像你这么狠心,把孩子放在一旁,不管他的死活!”

贾张氏痛哭流涕,一瞬间只感觉自己的生命都要到头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在老年的时候能遇到这种离奇的事儿。

为什么当初非要娶个这样的儿媳妇儿,她后悔,但(bdde)却完全没有后悔的办法了,对于她来说,事已至此,她恐怕再也回不了头了!

二人一直在扭打着,这一次大家谁也没有上去阻拦。

这真的是纯纯的家事了,就是有人上去走了,那才是大傻子,所以都在看笑话,有的人在旁边说句风凉话也就罢了。

而秦京如则是一直站在刘海中身旁,二人有说有笑的,并没有顾及不远处的许大茂心情,而许大茂越看着二人越觉得不对劲。

以前的秦京如与二大爷完全没有任何的来往,可这两天她与二大爷越来越亲近,甚至好多时候秦京如都能收到二大爷拿过来给他们家东西。

许大茂自己知道她和二大爷没有多么亲密的关系,二大爷这么做那绝对是有问题的。

许大茂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便气鼓鼓的回家了,准备等秦淮如回家的时候再好好盘问她一遍。

而对于此事,秦京如还一无所知,蒙在鼓里,继续和二大爷有说有笑。

这一幕不仅仅是许大茂,就连一大爷和三大爷都看在了眼里,大家都觉得有些稀奇了。

一个个都是成年人,也都明白大概两个人关系好是出于什么目的。

尤其是刘海中看秦京如的目光那很明显就不是什么好意的目光,色眯眯的眼神一看就知道是有问题的。

想到这儿,阎阜贵拉着易中海来到了一旁,伴随着秦淮如和贾张氏的争吵声,慌张的开了口,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一大爷,他俩不会有什么事儿吧?你看他俩的样子,我总觉得跟正常人不太一样!”

“之前我记得二人一直没有什么交往,秦京如和许大茂也没有和刘中海这老家伙有任何的往来啊,怎么现在他俩倒走的这么近了。”

易中海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他是认可的,自然没有反驳,而是也充满着疑惑。

“这件事情我也觉得挺奇怪的,之前他们甚至还和二大爷不和呢,但是现在好像并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了。”

“不知道是我们想多了,还是真的另有隐情,不过许大茂都没说什么,我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看看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吧。”

阎阜贵自然也是一个不想给自己找麻烦的人,点了点头便也没再多想了,转身就回了家。

院子里的人们都审美疲劳了,看着正在打架的婆媳两人,谁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一个个回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

只留下二人争吵不休,打的你死我活,最后却也没分出个结果。

就这样,大家都以为事情也就到此结束了。

可没想到就当大家不再把外面的争吵当回事儿的时候,许大茂家里边又炸开了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