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65章

作者:李无敌

“傻柱,你别冲动,你听秦姐的话行吗?”

秦淮如就怕傻柱想不开,去找冯睿自讨苦吃。

傻柱也是明白这一点。

他深吸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秦姐,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了。”

“这一次,我就先跟他收点利息,等接下来,我会让他乖乖屈服,到时候棒梗我会想办法弄出来。”

秦淮如见状,顿时神色一动。

“傻柱,你有办法?”

“该不会犯法吧?”

秦淮如有些担心,傻柱瞧了她一眼,双手搭在秦淮如的肩膀上。

认真道,“秦姐,你放心吧,不会犯法的,我有把握做的事就是有把握。”

“我说过,无论是谁,都不能伤害你,我是打不过那杂种,但是出点谋略处置他,压根没问题。”

“傻柱,谢谢你,这次要是棒梗能出来,姐真的无以为报。”

“我...如果你真的能弄出棒梗,那姐就可以...”

说到这里。

秦淮如看向傻柱的眼神,都快要将傻柱融化。

傻柱就好这一手,见秦淮如竟然这么说。

立马心头就痒痒了起来。

连忙拍了拍胸口,保证道,“秦姐,放心,我一定能做到。”

两人这里正无比甜蜜。

另外一边。

冯睿和岳绮罗夫妻两正吃完饭。

傻柱和何雨水兄妹两人发生口角闹掰了。

何雨水那摔门离去的声音,非常大。

以至于冯睿也是暗暗吃惊。

好家伙。

这次兄妹两人的关系,估计很难和好了。

不过兄妹两关系如何,冯睿懒得搭理。

倒是使用了一张真话符,这效果如此逆天。

让冯睿也是有些吃惊。

简单的和岳绮罗两人吃完饭,冯睿想要帮着收拾碗筷。

岳绮罗却道,“这点事我来吧。”

“绮罗,哪有你做饭,我干看着的道理,一起收拾吧。”

冯睿刮了一下岳绮罗的琼鼻。

岳绮罗一愣。

心里顿时莫名的有些甜蜜。

“冯睿在家吗?”

两人正收拾碗筷。

这会,门外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冯睿一听,好家伙,不正是二大爷刘海中又是谁?

打开房门。

果然,二大爷刘海中这会正站在门口。

“正吃着饭呢?我没打扰到你们夫妻两吧?”

二大爷见房门打开,冯睿和岳绮罗两人正在收拾碗筷。

他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笑。

今天他在厂里还口头训了冯睿两句。

他这会心里非常忐忑,生怕冯睿记仇。

“没打扰,二大爷你有事吗?”

冯睿见是刘海中,还看到刘海中手里提了两盒子的礼品。

顿时眉头一蹙。

摸不清这死胖子究竟要干嘛。

二大爷以为冯睿还在生他的气,顿时吓了一跳。

他连忙摆手解释,“冯睿啊,今天的事是误会,二大爷其实也不是故意那么说你的。”

“我今晚也没啥恶意,我买了一些糖酥还有一些酒品过来送给你,就是希望你能接受二大爷的道歉。”

“另外我也借着这个机会,恭喜你成功荣升为咱们厂第二车间的六级钳工,以后再接再厉,前途无量。”

刘海中是个官迷,最喜欢说场面话。

这一番说辞下来,竟是让冯睿没有任何反感的意思。

好家伙。

冯睿这会也总算明白过来,刘海中咋就这么热心。

专门上自己家送礼来了,敢情这是在向自己示好啊?

“今天的事我没记在心里,您毕竟也是咱们院里头的二大爷。”

“既然误会解开了,也就过去了。”

“绮罗,你去烧点水,我跟二大爷喝会茶聊聊。”

冯睿帮岳绮罗将桌子上的碗筷收拾干净。

这会岳绮罗将碗筷放回厨房。

岳绮罗正好走了进来。

在看到二大爷刘海中时,岳绮罗的眼中明显带着漠视。

那是一种对凡人的一种漠视。

但冯睿开的口,岳绮罗倒也没有拒绝。

她点头一笑,“行,我去烧一下水,一会就好。”

“冯睿,你小子真是娶了一个贤内助啊,我以前就说了,绮罗这姑娘人长得出落精致不说,这一看就是旺夫命。”

“果然,自从嫁给冯睿你小子后,确实是不一样啊。”

“你小子上辈子也是积了德了。”

二大爷刘海中刚一坐下。

嘴里就开始想尽各种好话。

讨好冯睿。

冯睿闻言。

心情倒是不错,他哈哈一笑,“二大爷,没想到你还是蛮会说趣话的嘛。”

“不过你说得确实没错,自从我娶了绮罗,我的人生就开始发生转折。”

“我很庆幸我当年没有娶了贾家的那个,要不然我这会哪里还能跟你说话,指不定就被克死了。”

冯睿道。

二大爷闻言。

他顿时一愣。

自然听出冯睿嘴里的贾家那个就是秦淮如。

贾家自从娶了秦淮如,贾东旭在几年前就在轧钢厂出事故。

而最近贾张氏和棒梗两人更是因为偷了冯睿家的东西被送去劳改。

至于易中海那棒槌也因为秦淮如的缘故,结果找冯睿麻烦不成。

反而把自己搞成瘫痪,在医院还没出来。

刘海中这会也是觉得非常有道理。

神色非常严肃道,“确实,这么说来,那个女人还真是灾星。”

“二大爷,这隔墙有耳,这话我可没那么说哈。”

开水已经烧好。

这会岳绮罗正端着热水壶走了上来。

冯睿在桌子上放了两个茶杯。

随手冲了两杯茶,示意刘海中用茶。

刘海中松了一口气。

这才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脸上带着笑容。

他就放心冯睿记仇。

现在看来,冯睿并没有记仇。

自己跟冯睿的关系,看来可以更近一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