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76章

作者:李无敌

在一旁还有一小包自己油炒过的花生米。

不得不说。

这二大爷刘海中为了讨好冯睿,跟冯睿套一下近乎。

也是费了心了。

这西凤酒至少需要一等酒票两张。

而这个年代酒也非常难弄。

五块钱一瓶,就是这个西凤酒。

这年头,西凤酒都是干部喝的,能买得起的人不多,非富即贵。

因为这年头,一个人一个月的最低口粮都是五块钱。

花五块钱买一瓶酒,不知道多少人会觉得心疼钱。

而且大环境物资匮乏,买东西,不仅仅是需要付钱,还需要票。

肉票,油票,米票,面票,布票,自行车票,手表票,收音机票等等。

可以说,生活的方方面面都需要票。

酒票也分级别。

普通的二锅头,牛栏山属于二等,普通百姓也能喝得起。

五粮液,西凤酒则是一等,一般属于干部喝。

茅台则是特等,每年才有几千瓶,基本都被送上了大领导酒桌。

哪怕西凤酒价格不菲,一等酒票也是稀缺的玩意。

可想而知。

刘海中这也是真的难为他了。

冯睿心中对刘海中这家伙的做法表示满意。

他打开西凤酒,又就着花生米。

轻轻啄了一小口酒。

哟呵!

还真别说,这西凤酒入口味道甘醇。

再喝入腹中,让人只觉在这一刻。

全身的细胞都变得热烘烘起来。

“绮罗,你也来一杯吧,天气冷,喝点试试。”

冯睿拿了一个酒杯。

给岳绮罗倒了一小杯。

岳绮罗见状,却是笑道,“冯睿,我酒量没有那么好,可不太会喝酒。”

“一小杯而已,没事,反正醉不了。”

看着屋里头的两夫妻正闲情逸致的喝起小酒。

易中海顿时皱起眉头。

当他看到岳绮罗时。

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站在院子外一会,方才转身离开。

而另外一边。

后院这头。

许大茂的父亲还有许大茂的母亲却是脸色阴沉。

“这傻柱简直就是杂种,太不是东西了。”

“要不是易中海出来多管闲事,我恨不得打死他。”

许父沉着脸道。

“要我说,这人打了咱们家大茂,就应该继续给他点教训,干嘛要给他易中海面子?”

“你也真是的,活了一辈子窝囊也就罢了,咋咱们家大茂被人傻柱欺负成那样。”

“易中海说一句算了,就算了?”

许母这会没好气道。

许父闻言,他黑着脸,“易中海毕竟是院里头的大爷,再说了,他不是说一会给咱们家一个交代,要开全院大会处理这件事吗。”

许母倒是一时间回过神。

她有些担心的看向许大茂,“大茂啊,你能确定就是傻柱坏了你的相亲的吗?”

他们两老以为许大茂就是因为这茬。

所以跟傻柱打起来。

倒是许大茂一听两老这么633问。

顿时眼圈一红。

他脸色铁青,咬牙道,“爸妈,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你们听我说。”

许大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从怀里取出一张医院的体检报告单。

递给许父还有许母。

“你们看了这个就知道我为啥找傻柱拼命了。”

许大茂仿佛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被抽走了一般。

他坐在桌子上。

心里这一刻,是无比的委屈。

他非常痛恨傻柱,可是他无法改变自己绝户的事。

许父许母看出不对劲,这会也没多说什么。

赶忙拿过许大茂的病例报告单。

夫妻两以前就在轧钢厂宣传科工作。

自然也是文化人。

也看得懂报告单上面的内容。

然而当他们看到报告单上面的报告判断写着:

“经诊断,病人命门处存在隐患,导致生育出现问题,另尿常规和血常规都出现严重偏差。”

“现判定,病人肾功能严重损伤...”

后面的内容。

他们已经不用再看。

当许母看到上面的报告内容。

宛如天打雷劈一般。

耳边只觉嗡嗡嗡。

“天杀的傻柱,你不得好死啊。”

在多年前,傻柱曾经暴打过许大茂一次。

那次意外,许大茂整整在床上躺了半个月。

他们并没有去医院检查。

因为那个年代医疗水平实在落后。

本以为没有问题。

这一次检查报告,却将矛盾拉了回来。

得知许大茂不孕不育。

许母再也无法忍受那种痛苦。

她号啕一嗓子。

整个人直接晕了过去。

ps:第五更,数据不动弹了,有点慌了,呜呜...求一下自订....

059.让我们许家绝户,跟他傻柱没完!【14/15求自订】

“老婆子。”

“妈。”

看到许母晕了过去,许大茂的父亲顿时吃了一惊。

他惊呼了一声。

急忙冲上去扶住许母。

而这会许大茂也是冲了上来,一把扶住他母亲。

许父的眼中带着怒色。

“这傻柱,天杀的,这件事咱们家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让我们许家绝户,我跟他没完。”

许父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