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娶妻岳绮罗,众人全疯了 第85章

作者:李无敌

他深吸了一口气。

最后又看向许大茂,开口道。

“行,既然易大爷这么爽快,那我许大茂再追究下去就太不是人了。”

“毕竟咱们都是一个院里头的,如果我现在报警,对傻柱也没有好处。”

“那么我现在直接就说了,我的身体我是没有办法了。”

“所以,我对其他东西就开始感兴趣起来。”

“我的赔偿要求不算过分,傻柱他家里有两套房子,我要他家的一套房子,其次就是傻柱以后每个月的工资,都要给我五块钱。”

四合院里面的这些人,就属秦淮茹段位高。

把傻柱算计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在原著中,整个大院,唯有傻柱有三间房子,他一间,他妹妹结婚后那一间留给了傻柱,老太太去世后,也把她的那间屋子留给了傻柱。

只不过这三间房子,傻柱一间没有落下。

一间被棒梗占了,一间被棒梗的妹妹占据了,最后的一间好像也给了别人,弄得傻柱没有了睡觉的地方,居然要跟秦淮如的婆婆挤一屋。

为此。

秦淮如还美其名曰,说傻柱将他婆婆当亲妈看待,说住一个屋好照顾老太太,且大肆的这么宣传。

结果就是人人称赞傻柱仁义,但却没有人去追究傻柱没有房子住这件事。

把人家房子占了,还让人有苦难言!

而秦淮茹最后则是冷眼旁观。

不过目前聋老太没死,而傻柱的妹妹何雨水也没嫁人。

所以傻柱家有两间房。

许大茂二话不说,直接开口就要傻柱的一间房。

整个院子的空气仿佛在这一刻都变得凝固下来。

所有人莫不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许大茂。

“不可能。”

“许大茂,你个杂种你狮子大开口,我不可能把我家房子给你的,我家那两间房子,一间是给我妹妹雨水的,一间是我自己的,你要老子房子,我以后睡大街去?”

傻柱一听,他顿时整个人就变得无比激动起来。

特别是许大茂说以后每个月自己还要给许大茂五块钱。

这个年代,五块钱就是一个人一个月的口粮。

短期还行。

但是这长期,算起来,这个数目,简直恐怖。

“傻柱,哥们这可是对你非常好了,你自己想想,我也不强求你,如果你不想答应也行。”

“哥们直接报警,让执法所那边的人来处理,到时候你家那房子我可以不要,你到时候也要赔偿我,你看看执法所那边的人怎么处理。”

许大茂在报警上是得了冯睿的精髓。

他也懒得去跟傻柱这棒槌争辩太多。

感觉也没必要。

直接张口闭口就是报警。

众人闻言。

莫不是神色一动。

看向傻柱的目光中带着可怜之色。

也清楚一点。

那就是一旦许大茂去报警,那么到时候傻633柱不说要赔偿巨款还要坐牢,估计没有个五年是不可能的。

毕竟这件事致人伤残,绝户不是小事。

“许大茂...你...”

傻柱气得一阵哆嗦。

他咬牙切齿的瞪着许大茂。

秦淮如这会却是开口,她冷着脸,“许大茂,你这要求就有点过分了吧?”

“我看你这身体也没啥问题啊,你这开口就是要房子还要傻柱每个月给五块钱,太不像话了。”

“秦淮如,我具体什么情况你心里清楚,你他妈的有啥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

“给老子滚。”

“再废话,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还有,我突然改决定了,我除了要钱要房子外,我还要傻柱额外赔我一百块钱。”

许大茂说到这里。

他瞪了秦淮如一眼。

顿时气得秦淮如脸色更加难看。

“许大茂,你别太过分,你信不信老子跟你拼了?”

傻柱最不忍秦淮如受气,见许大茂竟然骂秦淮如。

还狮子大开口。

他顿时蹭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神色极其愤怒。

“够了,都给我静声。”

易中海这会却是在心里将秦淮如还有傻柱两人骂了无数遍神经病。

眼见情况再次要闹起来。

他一摔茶杯。

整个人气得一阵哆嗦。

看到这一幕。

现场瞬间变得死寂下来。

而冯睿这会和岳绮罗对视了一眼。

两人不由得一笑。

继续嗑瓜子。

仿佛这件事跟他们丝毫不相干一样。

倒是冯睿对许大茂这哥们的表现。

表示非常满意。

这家伙算是硬气了啊。

ps:第十更,数据好惨淡,自订就一个,捂脸....

064.傻柱房子老婆本没了,冯睿渔翁得利!【4/15求自订】

“太不像话了,你们都有没有把我这个一大爷放在眼里?”

现场陷入死寂之中。

易中海沉着脸色。

他扫了在场所有人一眼。

语气非常气愤。

“傻柱,不是我说你,这件事的本来就是你有错在先,你怎么还顶嘴?”

易中海看着易大爷。

“易大爷,不能啊...”

傻柱见易中海训斥自己,顿时又起来了。

易中海却是瞪了他一眼。

傻柱这货顿时就闭嘴了。

易中海又看向许大茂,他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许大茂,你要求傻柱赔偿你一千块或者是一两千块没问题,但是你要他家房子,你想过没有,他以后怎么办?”

“你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了,听大爷一句劝,能不能再考虑一下其他的?”

众人闻言。

顿时嘴角抽搐了一下。

易中海这明显就是在偏袒傻柱了。

二大爷刘海中顿时皱起眉头,“我说老易,你这话说得就有点不地道了吧?”

易中海见刘海中又跳出来跟自己唱反调。

顿时脸色一沉。

许父和许母两人这会却是脸色阴沉。

“大茂,要我说,咱们直接报警,不用说那么多了。”

许大茂闻言。

他也是脸色阴沉。

看着易中海,冷笑道,“易大爷,我确实低估你了,你偏袒傻柱,我也不想跟您说太多了。”